歌星名片网

歌星名片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岑宁儿 >

你是怎么认识岑宁儿的?

歌星名片网 时间:2019-01-10 09:34

  12月25日,岑宁儿的“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巡演最后一站在广州举行,全场门票售罄。演出结束后,门口排起了长长的等待签售的队伍。演出次日,岑宁儿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此前,她已经陆续在音乐节、书店分享会等场合与内地歌迷见过面,但本次“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才是她在内地的首次售票巡演。巡演了四个城市,广州现场的歌迷热情到出乎她意料:“广州的歌迷特别直白,他们会直接喊‘开波啦’,其他地方都没有。”

  岑宁儿身上的标签有很多:她是陈奕迅林忆莲容祖儿等一线歌手的“大牌和声”,陈奕迅“the duo band”的成员之一;唱过好些影视歌曲,电视剧《夏至未至》的插曲《追光者》让她被更多人熟悉;出过好几首单曲和两张专辑,最近刚刚发行了第二张专辑《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关于岑宁儿,你知道多少?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采访中,岑宁儿突然反问记者。当记者说出答案之后,她露出一丝意外表情:“哇,竟然不是因为陈奕迅!”

  对很多歌迷而言,岑宁儿最初的身份是“陈奕迅DUO巡演和声”。在陈奕迅2010年演唱会上,陈奕迅走到一旁,把舞台留给和声团,岑宁儿作为主音演唱了歌曲《The End of the World》。一年后,岑宁儿的创作《Baby Song》更是收录进陈奕迅的国语专辑《?》中。陈奕迅是岑宁儿最重要的伯乐之一,她形容陈奕迅是一个“比你自己还把你放到心上的人”:“他第一个唱我写的歌,还让我当制作人,跟他一起唱歌。作为一个leader和歌手,他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另一个让岑宁儿人气暴涨的节点,是去年的大热歌曲《追光者》。这首歌并非岑宁儿创作,她只负责演唱:“知道《追光者》的人比知道岑宁儿的人多。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只能唱自己写的歌,不然我也不会去唱和声。”在12月25日的演出上,岑宁儿唱这首歌时,观众纷纷掏出手机录起小视频。台上的她打趣道:“每次在台上唱这首歌的时候,我就知道最近出了哪些新款手机。”

  岑宁儿在香港长大、加拿大读书、毕业后到北京生活了四年、2010年开始定居台湾。她业余还玩玩摄影、在咖啡店打工,跟一个意大利老师学习爵士声乐。走过很多地方、有很多兴趣爱好、尝试过很多工作,但无论做什么,最后都会把她带到音乐和歌唱上。

  大学快毕业时,岑宁儿得到了一份多媒体音乐剧《电影之歌》项目助理的工作,由此来到北京。没想到,她因此被李宗盛赏识,于是留在北京四年,学习写歌。“那时候我并不确定以后就要做音乐,所以我也去做了电影场记、翻译之类的工作。但很多事情最后都会变成做音乐,而音乐的确是一件让我觉得最充实的事情。”

  谈及在李宗盛工作室的生活,岑宁儿回忆:“我在他工作室里真的没干什么……”李宗盛对徒弟一向都是“放养”,岑宁儿也不例外。他不规定多久要交出一首歌、要交出怎样的歌,只是让岑宁儿放手去写,写好了就帮她听。这段日子不仅帮助她迈出了创作歌手的第一步,音乐乌托邦式的生活也对她产生了颇大的影响:“那真的是一个很理想的环境。在录音室里,天天有人一起做音乐,不懂就可以问。”

  2011年,岑宁儿抱着一堆在北京写下的demo到台湾发展,唱livehouse、在音乐网站发表作品,积累了一批爱听音乐的文青歌迷。2015年推出第一张专辑《Here》,2018年又发行第二张专辑《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岑宁儿笑言,自己的行动力不高,“我可以跟朋友聊天聊到错过火车”。为了改变这种性格,岑宁儿主动拉上几个朋友,在网上组了一个创作群:“每个月底最后一天的11:59之前必须交出一份作品,不然就要受惩罚。”《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整张专辑,就是在这个游戏里诞生的,“我给自己一个deadline(截止日期),哪怕出来的东西感觉不够好也要接受。”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轻松的心态,《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有不少灵光乍现的有趣歌曲。专辑灵感全部来自于日常生活:“有些人的创作像做设计,会客观地看市场上没有什么歌、自己没写过什么歌。但我只有直觉,抓到什么有趣就写什么。”专辑中有一首《咖啡冒泡》,岑宁儿就将沸腾的咖啡泡泡和形象塑造联系起来:“我煮了现磨手冲咖啡,看到咖啡在冒泡,就有了这首歌。大家都在选择性地塑造自己的形象,比如我拍照只拍手冲咖啡、不拍旁边发霉的面包。这种形象就像泡泡,既美丽又脆弱。”

你是怎么认识岑宁儿的?的相关资料:
  标题:你是怎么认识岑宁儿的?
  地址:http://www.cmmtu.com/cenninger/2019/0110/107.html
  简介:12月25日,岑宁儿的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巡演最后一站在广州举行,全场门票售罄。演出结束后,门口排起了长长的等待签售的队伍。演出次日,岑宁儿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此前,...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