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宁德时代等买电池是为提升电池容量 马斯克:我们在继续寻找供应商 也在突破量产电池_603938,000702,

《向宁德时代等买电池是为提升电池容量 马斯克:我们在继续寻找供应商 也在突破量产电池_603938,000702,》
603938,000702,宁德,电池

  FSD(全自动驾驶)的价值被低估了,尤其是软件的价值被低估了,如果考虑到FSD未来的走向的话,那么它现在的价值是属于低估的。

  特斯拉考虑过给第三方设备制造商或代工厂授权,我们很乐意一些公司使用我们的自动驾驶软件,但前提是我们应该把它设计得更好,提升得更好。

  特斯拉和宁德时代、LG这样的集团合作,就是为了进一步提升我们的电池容量,在提升产量之前,尽可能向这些供应商去购买更好更大容量的电池。当然,我们后续还要找到更好的甚至最好的供应商,能够跟我们合作,提供更好的电池。

  1月28日,特斯拉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财报数据显示,特斯拉已经连续6个季度实现盈利,盈利额创单季度新高。

  特斯拉第四季度实现营收107.4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103.16亿美元,同比增长46%;归属股东净利润为2.7亿美元,同比增长157%,但低于市场预期的7.63亿美元。财报发布当天,特斯拉股价上演激烈的博弈,一度跌幅扩大至6%。那么,我们究竟应当如何看待这份财报呢?市场关注的焦点又在哪里?

  在特斯拉年度业绩电话会议上,投资者对电池、自动驾驶等问题关注颇多,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特斯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斯拉高管团队认为,他们一直在解决电池技术问题,公司之所以和宁德时代、LG这样的集团合作,就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电池容量,在提升产量之前,会尽可能向这些供应商去购买更好更大容量的电池。

  以下是特斯拉年度业绩会实录(有部分删减):

  提问:现在大家能不能把特斯拉车上的FSD(完全自动驾驶)系统转移到下一辆车上?如果可以的话,这将对品牌忠实度和整体销量提升产生重要影响,而且也有助于提升二手车的FSD销售量。对此,您怎么看?

  回答:是的。我们确实对于FSD的考量是有的,而且我们觉得它的价值被低估了,尤其是软件的价值被低估了,而且如果考虑到FSD未来的走向的话,那么我们觉得它现在的价值是属于低估的。接下来,我们的确会考量一些关于FSD软件订阅方面的问题。

  提问:能不能告知一些关于电池电极进展方面最新的更新信息?

  回答:可以的。我们确实有非常多的关于我们工厂建设中的一些电池、设备方面的考虑,而且会有一些技术上的挑战。

  我们的团队会去解决目前为止遇到的一些问题,我们一直都在不断地解决电池技术方面的问题,同时,包括我们的太阳能工程团队,也会不断进行设计,而且给这些相关的电池性能及表现进行更新。

  当然,我们也会考虑到材料供应链,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些供应链可以给2022年超级工厂的产量,尤其是量产的某些车型提供支持。

  提问:为什么对2021年你们这么自信?什么原因使得你们觉得2021年的目标是能够达成的?

  回答:我们在交通路口的可靠性以及它的品质,都要进行一系列的测试,我们希望这个可靠率达到99%或者99.99%,甚至更高,我们希望能够100%甚至200%地确保它的性能和安全。

  另外,我们还有一些超级训练计算机,我们会持续努力、持续尝试,能够让这些数据比一般的人类表现还要好到2000倍以上,这样才能做到智能化。

  当然,这不可能非常快地发生,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关于测试和训练的数据,这对我们而言非常有挑战性。但我们的确在朝着这个目标前进,一步一步地过渡,然后再到下一个目标。因此这些车载软件、工具能够实现得更好,也更高效,使得我们有信心达成最后的目标。

  提问:把当前的FSD发展成为商业级别的拼车解决方案,还需要实现哪些关键里程碑?

  回答:在车载中,除了像以前的单一图片以外,应该有围绕视频的进一步的FSD全自动驾驶软件的拓展,也就是有8帧画面围绕车载视频。以前我们是单帧画面以及单一的车内摄像头,我们现在尝试把它们整合在一起,也即每一次的单帧画面变成现在的环绕型的画面,而且还有视频,但是每一次仍然是提取一个画面。这是我们尝试要做到的,也就是视频化。

  所以听到您的提问,我们就会考虑要做一些什么工作,要怎样去把FSD发展为商业级别。而且能够把自动驾驶软件推广到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使用),这是我们要怎样发展的清晰路径。

  提问:请问你们有没有考虑给第三方,也就是代工厂授权,使得它们有牌照资质进行生产?

  回答:我们确实有考虑过第三方设备制造商或者代工厂,但我们更乐意提升我们自己的工作,我们应该做得更好,审核得更好,然后才能去发放资质,或者授权给其他一些汽车或零部件生产的代工厂。我们允许这些公司使用我们的自动驾驶软件,但前提是我们应该要先把它设计得更好,然后再去考虑授权。

  提问:这个问题来自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在产品、客户偏好、FSD策略上的主要差异,要想赢得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特斯拉需要采取不同的做法吗?

  回答:我们不觉得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相比需要专门单独拿出来。考虑到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非常清晰的一点是中国客户有很多选择,尤其是在上一个季度可以看到这样的表现。中国的客户他们的考量是最详细的,他们关注一些细节信息,而且他们会考虑到长期的购车需求。

  提问:有些人说考虑到公司长期盈利能力的最佳方式是与利润每单位电池容量挂钩,这种讨论是否公平?公司去年在电池日公布的3WT目标就意味着约1/2的LT电池容量将用于存储,这是否取决于特斯拉对埃隆的2000万年产量单位目标提出的假设?

  回答:我们现在要考虑到电池容量的输出问题,如果解决了电池的问题,我们当然可以提升得更好。可能是100吉瓦时,也可能是200吉瓦时,还要考虑到我们有些车款的300英里的里程数,所以要相对应地来考量。其他公司要提升它们的电池容量的话,如果对比下来,其实我们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改善我们的电池容量,就是为了提升我们的产量。

  需要非常清晰的是,我们和宁德时代、LG这样的集团合作,就是为了进一步提升我们的电池容量,也就是在提升产量之前,尽可能向这些供应商去购买更好更大容量的电池。另外,我们的目标不仅仅只是和我们的供应商合作,其实我们跟它们之间也是一个互补,比如它们除了通过跟我们合作之外,还能够拓展它们自己的生产。当然,我们(后续还要持续寻找)要找到更好的甚至最好的供应商,能够跟我们合作,提供更好的电池。

  特斯拉的价值应该是不仅仅要考虑到电池,而应该更多的是把现有的自主(技术做好),以及被低估的自动驾驶的价值要实现加倍。

  提问:电动皮卡车现在做的怎么样了?2021年有什么展望能分析一下吗?

  回答:我们的一些机组、整车压铸设备都会进一步提升,我们有新型的8000容积的设备,这比之前版本的压铸机以及压铸设备会大很多。我们应该在今年年底前可以真正做电动皮卡车。

  提问:可不可以谈一下现在的关于FSD的监管,以及监管汽车积分的问题?

  回答:以美国为例,我们现在主要是跟监管部门不断地去陈述特斯拉的可靠性。自动化方面,我们尽量要超过3级,要在中国实现4级,所以我们之前才会宣布在今年争取达到5级自动化。

  提问:现在资本市场上利率很低,还有供应链方面的一些问题,这些你们觉得会影响到你们的成本吗?

  回答:关于供应链,我们确实要正视疫情带来的一些颠覆性的改变,我们还期待跟供应商签署的是长期的供应协议,另外,我们希望特斯拉的增长率能达到50%以上这样的宏大目标,我们要尽量往这个目标上靠。

  提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是监管方面,2021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第二是资本方面,关于2020年资本和产能方面的提升,是否方便解释一下?

  回答:首先我讲一下关于汽车积分监管部门给到的减免问题。在2020年确实是比预期高,在长期来看,监管积分是业务中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并没有专门去计划这一部分。你可以看到它的表现确实非常强势,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做出具体的关于2021年监管积分方面的预期,这很难。

  接下来谈谈资本,我们现在关注的重心是生产,我们希望提升产能,以及提升效率,另外,柏林工厂的表现也是我们关注的。还有不仅仅只考虑到产能的增量发展,也考虑到其他一些新的(需求),这都是我们关注的。此外,公司发展战略中,服务也非常重要,我们在三四季度提升的非常明显,我们的超级快充充电桩也做的很好,长期来讲,这都是我们的战略考量。

  提问:怎样购买供应商的零部件?比如购买4680电池,能不能再多讲一些这方面的信息?

  回答:讲到4680电池,一开始讲到了我们现在生产的速度。举例来说吧,比如我们觉得人们能够考虑到未来几年4680电池的量产以及发展,但其实这只是我们自己内部的考量,并没有严格要求的购买,现在看来还不太明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4680电池容量的提升一定会带来好处。

  提问:讲到量产,尤其是产能,考虑到品质以及用户体验,可不可以讲一下到底是什么限制了目前特斯拉的增长?

  回答:我们现在在给一些人才,在各个不同的领域,从不同的角度去给他们做培训。而且我们现在的工厂有2万名左右的员工,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们刚才一直用到了“过渡期”这个词,我们觉得未来几年甚至很多年,特斯拉都可以保持增长。今年可能是30%增长,然后再达到增长50%这样的最终目标。

  提问:2018年的时候,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发文,讲到了很多的问题,比如关于创业的问题,现在您可不可以提供一下思路,尤其是怎么看待这个市场?现在看起来能讨论的事情非常多,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更新的信息?

  回答:现在受限的肯定是关于电池方面的问题,制造业非常的难,我们希望能够提升产量以及性能,我们非常努力的工作,加速了这些新产品的发展,考虑怎样才能做到量产。能不能解决在整个生产链中的一些受限问题,这样才能往前发展。

  提问:差不多两年前您(马斯克)说到了关于特斯拉自主开发以及自动化方面的问题,两年过去了,现在能说说这方面的进展吗?

  回答:FSD自动驾驶方面,关于我们的计算机以及相关的迭代的确很难。我们2.0版的自动驾驶能量更强,是原版的三倍。但是有个前提,它必须和高度改革化的也就是全新的摄像头相匹配,才能执行这个版本。

  我们觉得目前的2.0版本状态不错,现在能够希望把FSD2.0版介入进来,给它放到软件系统中。我觉得没有必要在这方面担忧太多。所以,这是一个提升,但不至于改变整个的全盘局面。前面提到了视频,事实上,视频本身也是一个改良。

  提问:关于你们的制造业、产能,以及专门强调的定价、提升50%的增长率等等数据目标,对于这些目标有达成的时间安排吗?你们如何去实现这些目标?

  回答:我们首先非常自信,有信心能够达成刚才讲到的这些数据目标。首先给一个整体目标,我觉得应该是3年达成。当然,也可能是4年,我们给自己一些灵活性。我们整个发展路径,考虑到电池的容量拓展,我们渴望比此前9月份电池日所讲到的内容做得更好。

  提问: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讲到了这10年来的改变,比如构造等,说了很多信息,能不能分享一下这些相关信息?

  回答:对于我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我们真的非常兴奋且努力。可以看到,有很多大型的新项目新平台都在进行中,都是特斯拉推出来的,而且在未来的几年甚至更远的未来,还会持续推出。

  我不觉得有任何人可以永远成为特斯拉的CEO。我可以告诉大家,你要做特斯拉的CEO,那么你的工作是非常疯狂可怕的。在第一年或者最开始的那些年的确是非常难的,我们基本上是夜以继日地工作。但我还是觉得我们的使命还在,而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刚才讲到了我们的战略,当然我们也制定好了目标,就是怎样去提升能源板块、汽车板块的产量,以及1%的这样的利润。当然不止能源和汽车板块,在太阳能、光伏这个板块,我们要做的事情也非常多。此外,怎样量产电池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提问:你们刚才讲到了里程数的问题,尤其每次都强调关于高速上行驶的里程数以及速度,能不能再讲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回答:我没有办法去想象,也没有办法确保,但我觉得是差不多会是以这样的指标来衡量不同的产品。Model 3、Model Y等这些不同的车款、车型,还有全自动驾驶,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觉得它们有不同的控制功能,也就是说常规的在车中可以做一些事情、追踪,而在街道上走,它们的追踪方式还是不一样的。

      后面做好最坏的准备。指标分享区包容性太差,管理权限太大需要限制。”鸳鸯道:“我也有一件事:向来服侍老太太安歇后,自己念上米佛,已经念了三年多了。我把这个米收好,等老太太做功德的时候, 我将他衬在里头供佛施食,也是我一点诚心。股性活跃度。”鸳鸯道:“右边`长幺’两点明。没有量,哪会突破。”凤姐儿道:“那日并没一个外人,谁走了这个消息。”天尊道:“何事?”行者道:“我因保唐僧,至凤仙郡,见那干旱之甚,已许他求雨,特来告借贵部官将到彼声雷。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