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民制药十连跌停成跨年“大熊股” 频繁收购却增收不增利“庄股”现原形_双鹭药业,002910,

《济民制药十连跌停成跨年“大熊股” 频繁收购却增收不增利“庄股”现原形_双鹭药业,002910,》
双鹭药业,002910,大熊,跌停

  对于医药行业而言,2020年可谓是“魔幻的一年”。上半年遭遇新冠疫情、下半年遭遇药品集采,两桩大事将行业一分为二,可谓“冰火两重天”。

  有的医药公司涨势不断、有的却开启“跌跌不休”的模式,济民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济民制药”,603222.SH)就属于后者。

  在众多上市医药股当中,就属济民制药“特立独行”,用股价的十连跌停的方式走进2021年,令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不仅如此,还“连带”几家公司损失惨重,其中也包括苏州中来光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来股份”,300393.SZ),原本大家都还在疑惑,济民制药这“十连跌”从何而来?直到中来股份发布公告后,才揭晓谜底。

  一系列的操作,市场对济民制药“庄股”的质疑已经铺天盖地。还因为“报喜不报忧”而收到证监会的警示函,日后公司将如何在信息披露这块进行管控?对于公司股价如此状况,又如何看待?就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济民制药,未得到只言片语的答复。

  医药大熊股带来“连带反应”

  济民制药是一家以大输液、医疗服务及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于2015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从2020年12月16日开始,连续十个跌停板。至今年1月27日,济民制药的跌幅高达82.22%,位居医药板块前十大“熊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20年济民制药的第二次股价闪崩。上一次发生在2020年的6月份,当时连续三四个跌停板。之后,6月17日济民制药发布一则公告:市场上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济民制药股票。虽然经公司自查后,没有发现公司相关人员策划、参与该事件,但股价没有丝毫起色。

  而这一次,即使济民制药在闪崩期间发布了一则利好消息,即:全资子公司聚民生物科技与美国RTI签署了总金额约为5.4亿元的合作,可依然阻挡不了股价下跌势头。

  即便是利好也拯救不了股价闪崩,济民制药到底是怎么了?正值投资者们疑惑之际,济民制药不仅自己“跌跌不停”,还牵连了其他上市公司,这从中来股份的公告可知晓一二。

  今年1月10日晚间,中来股份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2020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52.71%—62.99%,而其前三季度尚盈利2.63亿元,同比增长约15.7%。此次业绩出现较大幅度变动的重要原因,竟是公司购买的私募理财遭遇爆仓风险。

  中来股份称,1月4日晚间,公司获取了最新一期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基金资产净值报告,显示上述私募基金净值出现了巨额亏损,其主要原因就是重仓了济民制药。

  “庄股”操作风格遭质疑

  2020年6月第一次闪崩后,市场对济民制药“庄股”的质疑已经铺天盖地。

  所谓“庄股”指股价涨跌或成交量被庄家有意控制的股票。庄家通过增持或减持手中筹码,不断洗盘震仓,来达到吸筹目的,然后择机拉高股价,吸引散户追高,达到出货目的,并从中获利。

  A股庄股特征明显的个股,其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小盘股。因为小盘股的流通市值小,对资金的要求也不高。无论是之前的仁东控股,还是现在的济民制药,皆是如此。仁东控股的市值仅为47亿,济民制药的市值才31亿。

  复盘济民制药近两年以来的股价走势发现,其存在着“庄股”特点——股价暴涨暴跌和逆市而动。济民制药的股价,两年前忽然走高,然后再慢慢跌,其股价走势特立独行,基本不受大盘的影响。

  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异常的股东户数,将筹码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具体来看,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末,济民制药股东户数1.91万户,在连续六个季度的筹码集中后,其股东户数在2019年底已降至仅4336户,是一年半之前的23%。户均持股数量也由1.68万股上升至7.38万股。

  而前十名股东持股数量稳稳保持在66%左右,这更意味着剩余股份比所呈现的更为集中。

  再到了2020年期间,济民制药股东户数变化更是大起大落。先是由一季度末的5904户上升至二季度末的15295户,股东户数大增约1.6倍。到三季度末,济民制药股东户数又下降至9272户,降幅40%。

  到底谁才是济民制药的“庄家”?这个有待监管部门去查实。

  增收不增利与频繁收购

  济民制药自2015年上市以来,业绩一直都不突出,常年陷入“增收难增利”的局面。具体来看,上市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49亿元,同比下降8.13%;扣非净利润为0.49亿元,同比下降4.8%。

  而2016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亿元、6.03亿元、6.98亿元和7.71亿元,同比增长0.4%、33.86%、15.75%和10.53%;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9亿元、0.52亿元、亏损1亿元和亏损0.04亿元,同比下降20.57%、增长33.26%、下降293.15%和增长96.32%。

  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为6.05亿元,同比增长4.65%;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42亿元,同比增长28.21%。

  由此可见,济民制药这些年以来的营收和净利润波动较大。

  细究发现,济民制药从上市之后,便开始致力于频繁收购民营医院,拓展医疗服务领域,但最关键的是效果并不乐观。

  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济民制药出资5100万元收购博鳌中整51%股权;2016年,完成对LINEAR公司100%股权收购,交易价格为498.75万欧元;2017年耗资3.44亿元收购鄂州二医院有限公司(下称“鄂州二医院”);2018年花费1.15亿元收购郓城新友谊医院有限公司(下称“新友谊医院”)和耗资1.26亿元收购白水济民医院60%股权。

  不仅如此,济民制药收购的这些医院还给其添了不少麻烦。济民医院未将鄂州二医院20%股权过户给济民制药,并且济民制药还被起诉。2020年济民制药还募资约3.2亿用于鄂州二医院新建工程项目。

  尽管济民制药收购这些民营医院数量不少,可多数公司却未能达到预期的业绩承诺。就比如,济民制药在收购郓城新友谊医院之后,交易对方承诺,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为1147.5万元、1318.35万元。可实际上,2019年的净利润为425.86万元,甚至不到承诺数的一半。未来,济民制药如何多措并举改变现有局面?《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晴雯道:“别人都死绝了,就剩了你不成?”说着,只见坠儿也蹭了进来。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又放月钱了,又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了。你往前些,我不是老虎吃了你!”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麝月忙拉开坠儿,按晴雯睡下,笑道:“才出了汗,又作死。等你好了,要打多少打不的?这会子闹什么!”晴雯便命人叫宋嬷嬷进来, 说道:“宝二爷才告诉了我,叫我告诉你们,坠儿很懒,宝二爷当面使他,他拨嘴儿不动,连袭人使他,他背后骂他。今儿务必打发他出去,明儿宝二爷亲自回太太就是了。史上准确率最高的抄底技巧,不知道的散户就亏大了。有感股市修行!24日收评+27日猜涨停。悲欢离合,悲喜交加!。这等形容人世少,敢称灵显大王威。再见东财转2。出大事了!特斯拉拒付团购25万元Model 3,拼多多硬怼:招牌大了,不应豪横,。那行童断然是拐来的。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