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绿系”关联企业违规开票 与两上市公司交集_300690,300008,

《“翠绿系”关联企业违规开票 与两上市公司交集_300690,300008,》
300690,300008,开票,翠绿

   近日,莱绅通灵(603900.SH)董事长沈东军举报称,经过公司内部自查发现,深圳市翠绿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翠绿珠宝”)等企业,在2005年到2011年和公司交易中,涉嫌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并通过企业多名人员私人账户,长期、大量将巨额资金回流进本公司原高管及其相关人员私人账户。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调查发现,上述翠绿珠宝及其关联企业,存在虚开发票的行为,后者卷入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件中。并且,国内珠宝上市公司莱绅通灵、金一文化(002721.SZ)等上市金企,均出现了上述“翠绿”系关联公司的身影。

  “翠绿”系两企业违规开票

  沈东军此前对外宣称,“涉嫌给我们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两家企业都是深圳的龙头珠宝企业,其中有一家被誉为‘开票大王’,是行业内公开秘密,这一家开的是最多;另外还有一家也是一个大户,它开的不是特别多。”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上述翠绿珠宝有多家名为“翠绿”的关联公司。综合天眼查工商资料以及莱绅通灵、金一文化(002721.SZ)招股书,翠绿珠宝成立于1996年,股东分别为黄炳标和黄燕华,二者分别持股67.17%和32.83%。

  2006年,翠绿珠宝注册成立深圳市翠绿首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翠绿股份”)。翠绿股份由黄万洲持股40%、翠绿珠宝(后更名为“深圳翠绿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黄文婵和黄键濠分别持股8.19%和21.81%。天眼查数据工商资料指,翠绿股份现由黄巧云持股85%、深圳市翠绿首饰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同样是在2006年,翠绿股份注册成立了深圳市翠绿金业有限公司(下称“翠绿金业”)。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翠绿股份、翠绿金业均卷入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相关案件。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刑事裁定书【(2015)江中法刑二终字第100号】显示,一名39岁的男子李某,注册了台山市文杰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文杰公司),台山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发现,该公司涉嫌取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项以及进项无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偷税违法行为。

  具体情况是,2013年7月,李某利用网上购得的某文杰的身份证,注册成立位于台山市的文杰公司,此后被台山市国家税务局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上述刑事裁定书指,2013年11月至2014年8月期间,文杰公司以购买千足金金条、金条加工费的名义,在无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要求翠绿股份为文杰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5份,发票金额合计810.34万元,税额合计137.75万元,已向台山市国家税务局认证申报抵扣税款,翠绿股份从中收取开票手续费约为发票价税的0.25%。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翠绿金业亦有涉案:翠绿金业一名业务员,操控一家乡镇贸易公司,伪造交易资金流,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超4亿元,造成国家税款损失。

  据裁判文书指,翠绿金业业务员唐某,借湖南攸县石羊塘镇政府为引进税收之际,要求该镇政府干部开设贸易公司,并按照他的指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唐某通过朋友——攸县石羊塘籍在粤经商人员符某华,联系石羊塘镇政府干部某桂成,成立了攸县桂成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由某桂成为实际控制,下称:桂成贸易)。在筹建公司过程中,符某华、某桂成二人了解到,该公司成立后的业务就是按照唐某的指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符某华和唐某约定:每开出1亿元的增值税发票,唐某付给符某华手续费10万元,由符某华具体分配;符某华则告诉某桂成,每开出1亿元的增值税发票,唐某将付给某桂成5万元手续费。

  “当时我们说好的是每开具1亿元数额的增值税发票,唐汉民就支付10万元的手续费给我(千分之一),这笔手续费由我来分配。”据符某华供述。

  桂成贸易公司成立后,某桂成将公司银行卡、U盾、密码及其他所有公司的资料、印章都寄给符某华,并转交给唐某。唐某还伙同他人招聘林某作为桂成贸易的贵金属买卖委托人,安排林某以桂成贸易买卖委托人的身份,与翠绿金业签订《贵金属代理交易合同》。

  唐某等人操纵桂成贸易的银行账户、公司印章,以桂成贸易公司的名义通过翠绿金业的黄金交易平台从上海黄金交易所购买黄金,取得进项发票57份,发票价税合计3.50亿元,税额合计5944万元。

  所购买的黄金由翠绿金业从银行金库提取后,在深圳市交给林某,林某再将黄金交到他人手上,他人将黄金处理变现后,将资金再回收到深圳市佩捷尔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佩捷尔贸易”)账上。

  “唐某等人通过佩捷尔贸易操控多家,先是转入资金到桥鸿金属制品(天津)有限公司(下称:桥鸿金属)、成都顾盛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顾盛“)等37家公司,然后再从这些公司的账上将资金转入桂成贸易账上,伪造交易资金流。”法院查明称。

  2014年2月至5月期间,在桂成贸易与桥鸿金属、成都顾盛等37家受票公司未发生任何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唐某通过QQ邮箱向桂成公司人员发送受票公司信息、空白销售合同、空白黄金出货单、销项发票信息等资料,并指使某桂成等人以上海黄金交易所开给攸县桂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在国税部门作进项税款抵扣后,向桥鸿金属、成都顾盛等37家公司开出货物名为“黄金”的增值税发票374份,货物金额3.48亿元,税额5912.66万元,价税合计4.07亿元。

  之后,开好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寄给了符某华,并转交给唐某。唐某等人对增值税专用发票上的货物名称、数量、单价篡改后,再分别寄给天津桥鸿、成都顾盛等37家购票公司。接着,将篡改后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税款抵扣,造成国家税款损失5912.66万元。

  翠绿金业的涉案还不止于此。

  2019年2月,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陈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行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陈某于2014年6月27日注册成立了九江市博勋嘉乐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博勋嘉乐”),该公司接受翠绿金业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44份,销售金额3.44亿元,税额5851.86万元,价税合计4.03亿元。

  两经销商同涉虚开发票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珠宝、黄金行业市场并不被大众所熟知,“翠绿”系相关公司在国内黄金行业耕耘十余载,翠绿金业系2009年为上海黄金交易所批准的33家可提供标准金锭的企业之一,其生产的标准金锭可上市交易。因此,许多上市金企选择与他们产生交集。

  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除了莱绅通灵之外,最近爆出2020年业绩预亏最高34亿,财务发生“大洗澡”的金一文化亦出现了“翠绿”系公司的身影。并且,金一文化的子公司、经销商均参与虚开增值税发票。

  金一文化系国内较大的珠宝经营企业,于2014年上市。据其2014年1月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经销商中包括翠绿股份、翠绿珠宝;供应商中包括翠绿珠宝、翠绿金业,“翠绿股份、翠绿珠宝和翠绿金业均属于同一控制下的企业。”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上市前夕,翠绿股份突然跃升为金一文化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招股书称,2013年1-9月,金一文化前五大客户销售额达8.64亿元,占主营收入比例达37.56%。其中,来自翠绿股份的销售额达1.81亿元,占主营收入比例达7.85%。

  2013年1-6月,金一文化的金店及经销商收入增长明显,达4.21亿元,占公司当期主营收入的比重为23.47%。金一文化称,主要是因为加大开拓经销商渠道,销售收入稳定增长。其中,公司与翠绿股份在“富贵平安金”系列、“金鲤送福金”系列产品的经销合作达1.08亿元。

  不过,这笔营收并非真金白银的现金,而是“躺在账上”。金一文化指,2013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中来自翠绿股份的金额达1.08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16.70%,排在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前五名单”之首。

  目前,尚不清楚金一文化与翠绿股份之间的交易是否存在“问题”。不过,据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调查,金一文化子公司亦参与虚开增值税发票。

  上述裁判文书指,被告人陈某注册的博勋嘉乐公司,亦接受金一文化子公司深圳金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60%)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13份,销售金额1116.34万元,税额189.78万元,价税合计1306.12万元。

  并且,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金一文化还有一位经销商——深圳市盛峰首饰有限公司(下称:盛峰首饰),亦在与金一文化进行交易后,参与了虚开增值税发票,且金额达上亿元。

  据金一文化招股书,2013年1-9月,公司来自盛峰首饰的销售额达1.6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达7.17%。

  在上述翠绿金业涉案的《陈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行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指,被告人陈某于2014年6月成立了武宁县光极永辉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光极永辉”)等公司,“光极永辉接受盛峰首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3份,销售金额1.99亿元,税额3380.46万元,价税合计2.32亿元。”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盛峰首饰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6800万元。然而,自2010年以后盛峰首饰频发更换股东以及董监高人员。

  2014年1月,金一文化招股书披露,盛峰首饰法定代表人为张广顺,股东为曾志兴(出资1020万元)、张广顺(出资5780万元)。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自此之后,盛峰首饰的股东以及董监高又多次发生变更,目前这2人完全退出,又有其他人“替补”接任。

  回过头来看,金一文化与翠绿股份、盛峰首饰的交易,并非全部是真金白银的现金。

  2013年1-6月,金一文化的金店及经销商收入增长明显,达4.21亿元,占公司当期主营收入的比重为23.47%。金一文化称,主要是因为加大开拓经销商渠道,销售收入稳定增长。其中,公司与翠绿股份在“富贵平安金”系列、“金鲤送福金”系列产品的经销合作达1.08亿元。

  不过,这笔营收并非真金白银的现金,而是“躺在账上”。金一文化指,2013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中来自翠绿股份的金额达1.08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16.70%,排在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前五名单”之首;而同期,来自盛峰首饰的金额达6589.11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10.24%,排在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前五名单”第三位。

  金一文化招股书指,2013年9月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上年末增加95.66%,主要原因是翠绿股份和盛峰首饰等经销商客户的贡献。

      唐王道:“这正是山崩地裂有人见,捉生替死却难逢!”好一个有道的君王,即将御妹的妆奁、衣物、首饰,尽赏赐了刘全,就如陪嫁一般,又赐与他永免差徭的御旨,着他带领御妹回去。”正说着,果然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紫鹃听说,方打叠铺盖妆奁之类。宝玉笑道:“我看见你文具里头有三两面镜子,你把那面小菱花的给我留下罢。我搁在枕头旁边,睡着好照,明儿出门带着也轻巧。”说话之间,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抓住机会,做好个股,多做涨停!。从跌幅榜看今日长阴已成定局。”行者道:“我在那里作践你?”八戒道:“也彀了!也彀了!常照顾我捆,照顾我吊,照顾我煮,照顾我蒸!今在凤仙郡施了恩惠与万万之人,就该住上半年,带挈我吃几顿自在饱饭,却只管催趱行路!”长老闻言,喝道:“这个呆子,怎么只思量掳嘴!快走路,再莫斗口!”八戒不敢言,掬掬嘴,挑着行囊,打着哈哈,师徒们奔上大路。期货V形形态或长钉形态。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