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基因”传闻新仇延续旧怨 华大基因信用减值损失陡增_300191,002923,

《“编辑基因”传闻新仇延续旧怨 华大基因信用减值损失陡增_300191,002923,》
300191,002923,基因,陡增

  今年1月27日,华大基因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华大基因预计2020年度营业收入82亿元-86亿元,同比增长192.81%-207.1%;归母净利润将实现20亿元-23亿元,同比增长623.77%-732.34%。

  亮眼的业绩不能掩盖一起旷日持久的恩怨。2020年底,一个名为王德明的人士与华大基因公开叫板,双方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将这场从2018年就开始的宿怨推向新高潮。而华大基因内部,在产生关联交易的同时,信用减值损失也在陡然增加。

  “编辑基因”传闻恩怨始末

  2020年12月,新浪微博流出一张“基因库江苏运营中心王主任,实名举报华大基因编辑至少58个婴儿基因”的截图。图片里,“编辑婴儿”、“定制人类”等科幻片常出现的词汇,在华大基因出现。

  之后,华大基因紧急辟谣,否认基因库江苏运营中心的存在,表示其参与过一个美国科学家主导的科研项目,但项目遵守相关原则,并已就造谣事件向国家网信办及司法机关举报。声明里,华大基因透露只负责项目的胚胎干细胞核算测序,以及效率、安全性的评估,并强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没有回植!没有妊娠!更没有婴儿出生!”

  不过,随后一个名为王德明的人士向媒体提供两份盖章的“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声明,标题分别为“欢迎华大基因来告!”、“关于华大基因诽谤我单位的声明”。

  据悉,王德明是华大基因曾经的合作伙伴,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昌健”)总经理。南京昌健从事江苏省的细胞保存服务,2018年1月,华大基因与其终止合作。从那时起,王德明多次举报华大基因,双方甚至对簿公堂。

  华大基因、国家基因库江苏运营中心、王德明、南京昌健,多方牵扯其中,但这次新仇还是旧怨的延续。

  2011年,国家基因库依托华大基因研究院正式组建。华大集团CEO徐讯,经华大基因研究院的推荐,担任国家基因库的主任。2018年,南京昌健的总经理王德明,在网络发表文章质疑华大基因,并声称自己为国家基因库江苏运营中心的主任。

  不过,华大基因在当年发表声明,指出从未授予南京昌健挂名国家基因库江苏运营中心,以及王德明的运营中心主任身份。之后双方各执己见,直至最新的风波,主角依然是同一批人。

  对此,《投资者网》就编辑婴儿传闻的报案进展等问题向华大基因电话求证,一直无人接听。

  关联方恩迪生物神奇扭亏

  今年1月15日,华大基因发布2021年拟与关联方日常交易的公告。公告里,华大基因预计2021年将发生关联交易1.27亿元。

  关联交易多、股权质押高、解禁就减持,这是外界议论华大基因最多的三个点。之所以绕不过去,是因为华大基因的控股方华大集团,旗下资产庞大。

  开源证券曾在一份报告中梳理出,华大集团涉足农业、医疗、保险等板块,其中医疗板块可细分为生物、检验、营养等领域。因此,华大基因在开展业务过程中,难免与关联方产生交易。

  2020年上半年,华大基因在半年报中列出了四起大额关联交易,合计金额2.03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4.94%。若计入小额关联交易,关联交易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将会更高。

  这其中,一家名为恩迪生物的公司值得关注。截至2020年上半年,华大基因仍有恩迪生物的应收账款余额1069.94万元。资料显示,恩迪生物主营基因测序,华大基因持有其4.22%股权。

  此前,恩迪生物曾挂牌新三板,但于2019年1月摘牌。2017年、2018年上半年,恩迪生物的主营收入分别为1.61亿元、0.7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9.89万元、-1551.13万元。此后,这家由盈转亏的公司几乎在资本市场杳无音讯。

  不过,华大基因在最新公告里透露了恩迪生物的近况。根据关联交易公告,恩迪生物在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4亿元、净利润2880.91万元;2019年度,对应指标为2.13亿元、-2698.24万元。

  不到一年,恩迪生物不仅扭亏为盈,业绩还突破2017年的纪录。2021年,华大基因还将向恩迪生物采购代理服务,认为恩迪生物“具有较强的市场开发能力,有助于提升公司在相应市场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大大缩短公司的回款周期。”

  就恩迪生物的扭亏为盈是否与关联方大量采购其服务有关,《投资者网》向华大基因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信用减值损失持续扩大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催生诊断试剂的需求爆发。华大基因也涉猎这个领域,不断开发各种检测试剂盒。

  今年1月,华大基因公开表示,其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已陆续获得中国、欧盟、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巴西等认证。各大券商的研报,也纷纷以该业务作为华大基因的新看点。

  2020年上半年,华大基因的感染防控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服务收入为1.83亿元,同比增长429.94%。尽管试剂盒催生该板块的业绩大爆发,但与同行相比,华大基因并不算突出。同期主营试剂盒的之江生物,营业收入高达8.18亿元,同比增长523.5%。

  如果说试剂盒的业绩不如同行,那么华大基因的财报中,不断攀升的信用减值损失,或成为其新的隐患。

  根据2020年三季报,华大基因前三季度的信用减值损失为1.35亿元,同比增加59.55%,计提的主要科目为应收账款。同期,华大基因的应收账款余额高达21.16亿元,较2019年度12.32亿元大幅增长,占主营收入的比例为31.34%。

  报告中,华大基因只解释称,因为业务增长,导致其应收账款大幅攀升。尽管报告未披露欠款方的背景和金额,但2020年半年报中,华大基因有过详细记录。

  2020半年报显示,华大基因前五名应收账款欠款方的合计余额为2.43亿元,占同期总余额的12.22%。虽没透露企业名称,但披露了金额依次为7689.3万元、5451.95万元、3988.5万元、3957.3万元、3201.4万元,比对公开的关联方欠款额,能判断前五名欠款方没有华大基因的关联公司。

  小额交易为主、关联交易占比较小,这是华大基因应收账款的结构。造成的后果,就是华大基因追索款项的难度加大,进而诱发坏账增加,最终造成信用减值损失扩大。2020年上半年,华大基因的信用减值损失为0.74亿元,三个月后该指标就扩大到1.35亿元。

  对此,《投资者网》就信用减值损失是否会继续扩大等问题向华大基因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