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未至红包大战先启 抖音快手百度砸下63亿元值不值_000666,300831,

《春晚未至红包大战先启 抖音快手百度砸下63亿元值不值_000666,300831,》
000666,300831,亿元,快手

  1月29日,又一家互联网公司百度加入了2021年春节红包大战。在抖音“团圆年分20亿”与快手瓜分21亿的对峙下,百度再加1亿,喊出“一起分22亿”的口号加入战局。

  以往在临近大年三十才开启的红包大战,今年提前了两个礼拜。红包还是熟悉的配方:集卡、红包雨、玩游戏,互联网公司还是熟悉的目的:让老用户活跃,让新用户增加。只是,在撒钱的金额上,互联网公司越玩越大。去年,推出红包活动的10个互联网平台一共发出60亿左右红包,今年仅快手、抖音、百度三家,就已经拿出63亿元。

  互联网公司撒钱的势头越来越猛,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这些公司不仅想是在用户层面希望获得突破,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公司当前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支付体系,通过发红包,可以让用户自动绑定银行卡,“接下来,平台推任何支付业务,用户都不会因为没有支付渠道而拒绝了。”从这个角度,互联网的公司撒出的红包钱是可以赚回来的。

抖音快手百度三家混战

  今年由抖音、快手、百度三家率先开启的红包大战,玩法并没有太多新花样。还是传统的玩法,或是号召用户在APP内把链接发给朋友,瓜分5亿现金,或是让亲朋好友组战队,拉人分钱再分5亿。此外还有10亿以上消费券补贴。

  “对于微信、淘宝这样用户见顶的公司,撒钱用处不大。但现在抖音、快手、百度,还有用户发展的诉求。他们的用户还没有见顶,还要借助春节的机会把用户往自己碗里装。”张毅说。对比微信的12亿活跃用户,抖音目前有6亿日活用户,快手3亿日活用户,百度APP有2亿日活用户,都还有增长空间。

  春节是互联网公司必争的战地,有时甚至能一举决定成败。2018年春节期间,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抖音每日活跃用户数从不到4000万上升到了7000万,并在当年6月用户超过快手。2016年春节期间,百度外卖给骑手放假,帮他们买票回家,而美团则对外宣布春节不打烊,节假日期间仍然正常运营。结果百度外卖在春节后很长时间都招不到骑手,最终导致了春节后百度外卖的发展第一次出现了增长停滞的局面。

  今年率先开启春节红包大战的三家公司,之前都曾尝到甜头。2020年,快手CEO宿华立下的“2020春节前冲刺3亿DAU(日活跃用户)”的目标,与春晚合作独家互动,最终获得直播间7.8亿次的累计观看人次。2019年拿下春晚合作的百度,第二天旗下四款APP冲到了苹果应用商店前四名。

  这样的春节力量下,互联网公司大规模撒钱也不足为奇。

红包年年涨,到底值不值

  与往年相比,2021年的春节红包金额更大了。抖音拿出20亿,其中包括12亿春晚红包,是春晚史上最高金额。去年快手的春晚红包为10亿元,再之前,百度为9亿元,淘宝为6亿元,支付宝为8亿元,微信为5亿元。

  互联网公司拿出的钱越来越多,回报是否越来越高?从近几年成绩来看,未必如此。

  2019年冠名春晚的百度,在当年一季度收获上市后的首个亏损。百度首席财务官余正均表示,一季度亏损与公司在央视春晚活动中发红包有一定关系,在春节期间,除春晚当天红包外,,百度共发出19亿红包。其表示,这一策略虽影响了百度的短期利润表现,但为百度系APP带来了大规模的流量增长。

  2020年冠名春晚的快手,用户活跃度在当天达到了顶峰,QuestMobile数据曲线显示,快手的日活数在央视春晚上确实达到了一个顶峰,为2.82亿,但春晚效应过去后,滑落明显,增长的用户留存率并不高。与春晚之前的日活保持基本持平。根据快手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快手净亏损63.48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425%。

  不过张毅认为,从获得用户角度,互联网大公司花二三十亿元发红包,还是能赚回来的。用用户获取成本看,渠道商一般每个用户收费几十块钱,而且拉拢来的用户还很可能是无效用户。互联网公司春节发红包,得到的用户一定是真实用户,用户会使用APP,还会因为绑定银行卡尔实名注册。“当支付变得很容易,公司再推出其他业务,用户都有一定概率购买,所以是可以赚回来的。”根据他的测算,如果一个用户绑定银行卡并且不解绑,在资本市场上能价值1000元。

解决回流老问题

  对于花了大价钱发红包的互联网公司,当下还有一个问题是用户回流问题。去年的快手和前年的百度,都遇到过春节期间用户大增,春节之后用户回流问题。

  张毅告诉记者,回流的问题要分开看,如果是非绑定银行卡用户,回流就不算可怕。对于回流问题,他建议互联网公司从产品设计角度,形成粘性产品。微信和支付宝就是一个榜样,当用户绑定银行卡后,他们可以在买菜、坐公交、打车、网购甚至交水电费等场景使用微信和支付宝,就没必要解绑了。

  去年快手用户回流严重,张毅认为,与当时的大环境有关系,去年疫情突然爆发,用户心情沉重,今年抖音冠名春晚红包,算是有备而来。他认为,理论上,如果抖音做好产品布局,效果不会太差。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