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北农实控人近两年套现逾27亿 对外担保总额超净资产还想多养猪_300045,002535,

《大北农实控人近两年套现逾27亿 对外担保总额超净资产还想多养猪_300045,002535,》
300045,002535,大北,净资产

  受国内猪肉市场价格居高不下、转基因玉米商业化渐近等行业利好消息影响,主营业务兼顾养猪、种子植保的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北农”,002385.SZ)近日连发公告,拟投建饲料加工和种猪场项目,试图在养猪产业链上持续发力。

  不过,与牧原股份(002714.SZ)、正邦科技(002157.SZ)、温氏股份(300498.SZ)等头部企业相比,大北农的养猪规模位于同类上市公司的中游位置,这一次公司能否借新一轮跑马圈地机会缩小与养猪“第一梯队”的差距尚未可知。

  而对外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实控人近两年来已累计套现超27亿元等问题,又或将为大北农未来发展埋下不稳定因素。

  对外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

  1月22日,大北农公告称,继续授权沈阳英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32家下属子公司为养殖场(户)或经销商等客户融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总额度不超过2.45亿元。

  这只是大北农对外担保的冰山一角。

  截至今年1月22日,大北农及其控股子公司的累计担保金额高达113.55亿元,占该公司最近一期(2019年度)经审计归母净资产(100.72亿元)的112.74%,对外担保总额已超过净资产。另外,由于其子公司对外担保逾期,大北农已累计代偿1.07亿元。

  开源证券研究员袁伟涛表示,为养殖场或经销商等合作商户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在养殖行业属于普遍现象,但担保总金额超过公司净资产的情况则比较少见,如果因养殖风险产生大量代偿,或将对其运营造成影响,不过,大北农目前的代偿金额只有1亿多元,还尚在可控范围之内。

  除了合作商户,大北农也为关联公司提供担保。1月22日公告,大北农为参股公司农信互联向民生北京分行申请贷款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连带责任担保。同时,为降低该笔担保的风险,大北农要求农信互联其他股东薛素文、农信众志将各自持有农信互联3.1%的股权(合计6.2%,对应净资产约为5202万元)质押给自己做反担保。

  而从农信互联的经营状况来看,这种反担保的效果如何,似乎还要打个问号。财务数据显示,农信互联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968万元,净利润为-120万元,资产负债率为45.47%。

  《投资者网》就“对外担保金额过高会否对公司运营造成影响?公司将采取哪些措施降低因对外担保可能导致的经营性风险?”等问题致函大北农,但未收到回复。

  生猪销售量居上市同行中游

  公告多项对外担保的同一天,大北农还披露了新一轮扩产计划。

  其中,大北农的全资子公司天津昌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拟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投资建设年产12万吨饲料加工项目。项目总投资约为6669万元,建设周期6个月。

  此外,大北农的孙公司榆林正辉农牧科技有限公司计划在陕西省洛川县建设丹系种猪场。该种猪场的投资规模为存栏1200头曾祖代、4800头祖代丹系种猪,拟投资金额1.55亿元。

  大北农在饲料加工、种猪培育等养猪产业链同时加大投入,或与其2020年生猪出栏不及预期有关。1月12日发布的《2020年12月份生猪销售情况简报》显示,2020年全年累计销售生猪185.04万头,为此前200万头预定目标的92.52%。

  而早在2019年,大北农就曾立下了生猪销售“2020年600万头、2021年1000万头”的豪言壮语。但从去年不到200万头的结果来看,在2021年达成进入国内生猪销售“第一梯队”的目标,对大北农来说,着实有点难以实现。

  从上图可以看到,从2020年的生猪销售量来看,大北农在国内主要养殖类上市公司中大概处于中游位置,刚好也在“第二梯队”的中间位置。除去温氏股份、正虹科技(000702.SZ)、罗牛山(000735.SZ)这三家销量下跌的公司,大北农的2020年的增速(12.73%)较其他12家公司相对较低。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傲农生物(603363.SH)等公司先后公布了2021年生猪销量倍增计划,这种情况下,大北农却选择在种猪这个生猪养殖的上游环节发力,似乎有点剑走偏锋的感觉,让人看不懂。

  实控人近两年套现超27亿

  值得一提的是,大北农实控人邵根伙以“降低股票质押率”的名义,累计套现超过27亿元的行为,又让投资者对该公司未来的发展存在一丝顾虑。

  受猪肉价格持续坚挺的影响,过去一年大北农的股价呈温和式上涨。截至1月26日收盘,大北农报10.19元/股,较2020年初6元左右的股价,上涨超过50%。

  与此同时,大北农的实控人邵根伙也频频进行了减持。据公告显示,2020年10月28日至12月31日,邵根伙通过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1.25亿股,减持价格在8元/股至10.17元/股之间,减持套现约11.39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从2019年5月至2020年底,邵根伙先后四次集中减持了大北农股票,合计减持4.97亿股,累计套现约27.44亿元。

  大北农表示,邵根伙多次减持,均与降低股票质押率有关,“邵根伙减持后,进一步降低了大北农的股票质押率,其个人风险也显著降低,邵根伙将保持与融出机构的良好沟通,稳妥有序优化杠杆结构,降低股票质押率。”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邵根伙持有大北农12.54亿股,占总股本的29.88%,仍为其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邵根伙被质押/冻结/拍卖的大北农股份为8.2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66.01%,占大北农总股本的19.73%。

  在多次减持、股权质押率降低后,邵根伙还能否带领大北农追赶行业龙头,投资者只能拭目以待。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