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子公司增加投资收益 *ST江特预计2020年度业绩扭亏_长江健康,川金诺,

《处置子公司增加投资收益 *ST江特预计2020年度业绩扭亏_长江健康,川金诺,》
长江健康,川金诺,扭亏,子公司

  在连续两年业绩亏损后,*ST江特(002176)今日晚间发布了第三年度的业绩预告,得益于公司电机业务利润增长,以及处置子公司投资收益的增加,*ST江特预计2020年度业绩扭亏为盈。

  业绩扭亏的预期以及锂电池概念的“加身”也体现在二级市场上。自2020年11月以来,*ST江特就持续受到资金追捧,股价从1.77元一路上涨,最高触及7.4元每股,近两个多月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超280%,截至1月28日最新收盘为6.99元。

  业绩扭亏为盈

  1月28日晚间,*ST江特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8.1亿元–19.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1100万元-1500万元,同比扭亏,上年同期亏损20亿元。

  对于业绩的变动,*ST江特总结了几点。首先,电机业务持续向好,其营业收入与利润同比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同时,公司处置了非主营业务的相关资产,获得了部分收益。

  不过,公司也指出锂盐业务占比较小且处于亏损状态。公告显示,公司锂盐业务因全年大部分时间碳酸锂产品售价低于成本价,处于亏损状态,公司对部分产线进行了技改,对已运行的产线控制了产量,导致全年碳酸锂产品产销量低,且锂盐业务固定成本较大,虽然2020年12月份其价格大幅上扬,销售量有一定上升,但产线运行时间短,产量不大,碳酸锂产品业务占公司整体业务的比例偏小,该项业务全年亏损较大。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与各贷款银行签订了银团协议,贷款利率有所下调,虽然能有效减轻当期及今后几年的财务费用,但该协议签订时间较晚,当期享受到优惠贷款利率的期间短,报告期内财务费用金额仍然较大。

  *ST江特亦提示风险称,本次业绩预告是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的结果,未经审计机构审计,本次预测数据将与实际数据存在一定偏差的可能。2020年年度业绩的具体数据将在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中详细披露。

  曾出售多家公司

  *ST江特2007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此前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锂产业、汽车产业及智能机电产业。

  不过,近两年,受碳酸锂价格下滑等因素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巨幅滑坡。财报显示,2018年,*ST江特实现营业收入为30.11亿元,同比下滑10.53%;亏损16.6亿元。2019年,*ST江特亏损进一步扩大,亏损20.24亿元,两年亏损超35亿元。

  也正是因为连续亏损,*ST江特股票自2020年4月30日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基于此,*ST江特在2019年就开启了剥离资产增加收益计划。

  2019年12月,*ST江特公告,拟以5.13亿元将全资子公司九龙汽车100%股权,出售给扬州市江都区仙女基础设施建设有限公司。彼时*ST江特表示,交易完成后将出现大额亏损,但有利于缓解上市公司当前面临的流动性紧张困境,一定程度改善公司流动性状况,为公司争取渡过当前紧张局面而提供有利条件。

  伴随着九龙汽车股权转让完毕,*ST江特也逐步退出汽车业务。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目前主要聚焦电机产业和锂盐产业两大业务板块。

  2020年7月,又抛出两则关于出售子公司股权的公告。首先,拟转让子公司江特锂电97.4528%的股权,转让对价约为0.99亿元。同时拟以约1.17亿元的价格,转让江尚实业51%的股权。其中出售江特锂电、江尚实业股权分别能够增加公司2020年净利润732.74万元、2451.5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去年8月曾计划向赣锋锂业非公开发行股份。若成功,直接导致*ST江特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变更,公司股票随后停牌至8月19日。

  多日后该事项就宣布终止。8月20日,公司公告称,双方未能就避免同业竞争的解决方式等关键条款达成一致意见,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终止。

  同日,*ST江特发布了关于签订锂盐生产线合作协议的公告,公司将全资孙公司银锂公司的锂盐生产线交付予赣锋锂业自主进行生产、经营与管理,并享有全部经营收益及承担所有经营损失。

  不过,与赣锋锂业的锂盐生产线合作也未能如愿。去年10月,公司公告称,签订合作协议后,赣锋锂业对银锂公司锂盐产线进行了调研,并提出了技改方案,因未能就技改方案达成一致,双方决定放弃此次合作。

      离婚买房?你买个钏钏……南京新规限制“假离婚”。关于打板龙头的分享。”凤姐笑道:“这话若果真呢,也倒可恕,只是不该私自传送进来。这个可以传递,什么不可以传递。这倒是传递人的不是了。若这话不真,倘是偷来的,你可就别想活了。两两夫妻归绣幕,一轮明月上东方。行者教把马牵在白鼋盖上,请唐僧站在马的颈项左边,沙僧站在右边,八戒站在马后,行者站在马前,又恐那鼋无礼,解下虎筋绦子,穿在老鼋的鼻之内,扯起来象一条缰绳,却使一只脚踏在盖上,一只脚登在头上,一只手执着铁棒,一只手扯着缰绳,叫道:“老鼋,慢慢走啊,歪一歪儿,就照头一下!”老鼋道:“不敢!不敢!”他却蹬开四足,踏水面如行平地。明天大盘需要关注一点。发改委就煤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由市场决定煤炭价格。我这一盂,乃是黄河之水。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