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扶贫“第一股”中利集团:前期光伏扶贫工程逾期应收款已于期末基本收回_芯瑞达,天山股份,

《光伏扶贫“第一股”中利集团:前期光伏扶贫工程逾期应收款已于期末基本收回_芯瑞达,天山股份,》
芯瑞达,天山股份,扶贫,光伏

  “转让光伏电站”、“引入国资助力”…… 曾经百亿市值的光伏龙头企业中利集团(002309.SZ)在进行一系列自救措施之后,终于等来了困境反转的时刻。经济观察网记者从中利集团相关人士处获悉,当前,中利集团已经走出了为扶贫而造成的资金短缺困境,前期光伏扶贫工程逾期应收款于期末基本收回。

  公开资料显示,中利集团的主营业务为光通讯、电缆全产业链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光伏新能源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及提供光伏发电系统整体解决方案。通过自主研发、生产、自建营销渠道的经营模式创立“中利”及“腾晖”品牌。

  2016年,光伏扶贫兴起,鉴于开发电站的积累及董事长对于扶贫责任的担当,中利集团持续在该领域发力,开创性地推出了三代全新模式的农业光伏扶贫项目:第一代“智能光伏+科技农业”、第二代“贫困村光伏农场”、第三代“家庭阳光农场”。然而,由于补贴拖欠,光伏电站做得热火朝天,但业绩盈利并不理想。

  从财务上看,中利集团一度面临应收账款高企、短期债务压力较大的困境。

  2019年,因国内光伏应用市场需求增速下降等因素影响,中利集团全年扣非净利润为-4.26亿。到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60.91亿,同比下降28.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转为亏损3.27亿元,应收账款达40.82亿元。

  据悉,2020年因全球疫情爆发,海外项目停工、国际物流不可控性、供需配套时间延长,中利集团业务量同比下滑,但费用相对刚性;其次,2020年是扶贫收官之年,前期光伏扶贫项目的政策性变化造成大量应收款,部分贫困县受扶贫指标等变化因素,导致部分应收账款折让;此外,国内商业电站因补贴指标政策性变化,导致部分电站转为平价项目及国补资金延迟发放等,电站出让价格远不及预期、贬值严重;同时,光纤光棒受行业影响,业务量暂时性下滑,给厂商带来新一轮暴击。

  2021年,对于中利集团来说,或许是一个反转之年。近期,中利集团还引入了国资股东,以此优化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提升公司运作水平,增强公司的竞争力及提升公司价值。1月15日,中利集团公告称,控股股东之一致行动人中利控股拟将其持有的489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61%)转让给苏州沙家浜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沙家浜旅游为沙家浜政府下属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国内旅游业投资等,常熟市沙家浜镇资产经营投资公司持有其99.38%股权。

  分析人士认为,民营企业引入国资股东,一方面可以获得国资相对宽裕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也可利用国资的背景来拓展公司业务,带来市场和项目支持。

  对于公司未来战略定位,中利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接下来将重点发展光伏产业、5G通信产品、高铁和船舶等特种电缆三大业务板块。据其透露,公司目前三大业务板块在手订单量较为充足。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公司将持续提升自动化智能制造程度,集中资源进一步提升业务量及市场品牌优势,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及盈利水平。“随着2020年已调整业务结构和逐步实施的战略布局,公司在剥离不良资产的同时,将集中财力及产业发展优势,重点将光伏产业链、5G通信产品和特种电缆业务,快速推进与优质客户在相关业务领域的合作。公司将抓住行业发展的新机遇,快速提升业绩及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可持续增长。”中利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思瑞浦是科创板新高板。还是红宝丽。故曰,地辟于丑。他也不怕狼虫,不惧虎豹,登山顶上观看。”行者道:“怎敢笑话,请说无妨。你看那娘娘一片云情雨意,哄得那妖王骨软筋麻,只是没福,不得沾身。你既欺我妻,又灭我妾,多大无礼?上来吃我一棍!”大圣道:“哥要说打,弟也不惧,但求宝贝,是我真心,万乞借我使使!”牛王道:“你若三合敌得我,我着山妻借你;如敌不过,打死你,与我雪恨!”大圣道:“哥说得是,小弟这一向疏懒,不曾与兄相会,不知这几年武艺比昔日如何,我兄弟们请演演棍看。做游资当如孙哥!孙哥请进来一下!!!。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