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事会:一瓶水在A股的“奇幻漂流”_002629,广联航空,

《股事会:一瓶水在A股的“奇幻漂流”_002629,广联航空,》
002629,广联航空,漂流,奇幻

  编者按

  已经30年的新中国资本市场,从来不缺各种传奇。在这里,人们追逐梦想、渴求财富。有人以梦为马、脚踏实地;也有人玩弄财技、甚至违规违法。我们希望,通过复盘一个个鲜活的案例,来记录A股这些年里发生的故事,当然、也可以是事故。近期,证券时报特别推出专栏“股事会”,以飨读者。

  从茅台到海天,从农夫到泉阳泉,不论市场,似乎“含水”的,都是好生意。

  2020年9月,农夫山泉在香港上市,当日高开超80%,瞬间将董事长钟睒睒送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如今不到半年时间,农夫山泉股价又涨了一倍,市值一度超过7000亿港元,钟睒睒目前的个人财富已经超越股神巴菲特,暂列全球富豪榜第6位,坐稳亚洲首富的位置。

  农夫山泉仿佛不再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俨然成为大自然的“印钞机”。

  而作为A股唯一“对标”农夫山泉的泉阳泉,2020年下半年至今股价最高涨幅超5倍。

  这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水的生意果真如此好做?

  “伐木工”华丽变身矿泉水股

  不同于近乎家喻户晓的农夫山泉,水源取自东北长白山的泉阳泉影响力基本还在本土市场之内。相较诞生于浙江迅速市场化铺开的民营企业农夫山泉,国企背景的泉阳泉背后有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从此前的“吉林森工”,到现在的“泉阳泉”,这家从1998年就登陆资本市场的老牌上市企业,几经沉浮,终于从边缘行业的“伐木工”变身炙手可热的消费股,踩上了市场的风口。

  2年半3次,上市公司上演“翻烧饼”式重组

  2015年,彼时的泉阳泉证券简称还是吉林森工,其主营业务是森林采伐和人造板及饰面材料,其控股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森工集团”)是全国六大森工集团和全国制造业500强之一。

  2015年,国家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遭遇政策黑天鹅的吉林森工集团业绩由盈转亏,人造板业务受原料供给和环保政策影响,生产线也部分停产。

  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开始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与控股股东进行资产置换,置出盈利能力较差的林木产业相关资产,置入经营情况较好的饮品等相关资产。尽管该计划最终流产,但公司股票却因重组预期在2015年的牛市末尾迎来了一波巨幅上涨。

  2015年12月,经历了四个月的停牌,公司终于宣告了第一次资产重组预案,不过却不是预期中的资产置换,而是将上市公司已经不赚钱的人造板业务,拿到彼时还在赚钱的控股集团的人造板资产当中,公司成为了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人造板集团的股东,拥有40.22%的股权。这次资产重组后,上市公司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没有实体的“壳”资源。

  不过,第一次重组的失意,并没有让上市公司放弃置入“优质资产”的计划。2017年,公司以3倍溢价收购了新泉阳泉75.45%股权,核心目标就是控股集团旗下最优质的资产–“泉阳泉”品牌矿泉水资产。当然,公司也同时接收了新泉阳泉中与“优质资产”打包的亏损子公司“泉阳饮品”。另外,公司溢价近6倍收购了苏州工业园区园林绿化公司100%股权,主要业务板块至此扩充至木材产品、家具、天然矿泉水以及园林绿化四部分。

  2018年,公司又公告了第三次资产重组,拟将2015年购置的人造板集团股权全部转让给控股集团,交易标的和对手方与2015年基本没有变化。彼时业界就有质疑称,吉林森工两年半之内进行三次资产重组,上市公司和集团公司之间资产的来回置换,无异于“翻烧饼”。不过,此项回售工作至今尚未推进。

  大股东三位高层先后落马

  2018年12月,吉林省纪委监委发出消息称,大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原董事、副总经理,吉林省旅游投资集团原董事长石国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石国新,早年在林业系统工作,曾担任泉阳林业局局长、红石林业局局长,2002年7月至2014年8月,在吉林森工系统工作了12年,此番被查,他已经退休4年多了,退休前为吉林森工集团的“第三把手”。

  而曾与他搭档的第一、第二把手——原董事长柏广新、原总经理李建伟已先于他落马。其中,柏广新是在退休一年多后被查,李建伟则是在任上被查。柏广新和李建伟的双开通报中都提到了“侵吞”,前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侵吞国有资产”;后者则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侵吞公共财物”。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吉林方面多位国企高管落马,其中一项调查结果涉及到了吉林森工内幕交易。2015年时任吉林信托董事长的高福波,在吉林森工以人造板业务等向吉林森工集团的人造板集团出资、参股交易中,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信息知情人柏广新存在频繁的通讯联络。

  柏广新、李建伟、石国新三人搭档长达7年,而2014年到2017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4年为负。彼时,森工集团子公司一位高管曾表示“落马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是依我个人之见,怎么可能对集团没有影响呢?”

  曾买房162套变相支援大股东

  2019年12月,吉林森工的一条公告再次引起关注,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隆泉公司拟购买天汇公司158套房产产权,30个车位使用权和吉森房产4套房产产权,交易金额合计为7637.05万元。

  时至年关,不少公司纷纷卖房以增加业绩,花钱买房倒是有点稀罕。不过,吉林森工拟进行交易的房产公司分别是森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和控股子公司,这似乎就不难理解了。

  吉林森工称,本次购买房产位于长春市二环内核心地段,所购买的门市和公寓可作为公司所属企业在长春市的办公、产品展示、销售基地。然而,不久就有媒体质疑吉林森工拟购买的156套位于吉森蓝色港湾的公寓仅为普通住宅区,在不考虑公摊面积的情况下,其平均面积仅有50多平方米,作为办公使用似乎并不合适。这项关联交易更像是在间接“支援”控股股东。

  最终,在证监会下发《问询函》后,公司表示已完成了两套门市及两套公寓的交易,并决定终止后续交易。

  这家拟用自有资金购买房产的公司,其实自身的家底也算不上充裕。2020年6月底,公司披露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其当期归母净利润亏损14.85亿元,同比下滑3636.92%,亏损力度较年初的预告扩大约4倍。对此,公司称是受联营企业2019年度营业收入下滑、计提大额坏帐准备和资产减值准备等影响,其中,前文反复提到的在上市公司和控股集团之间来回置换的人造板集团对吉林森工净利润影响金额高达-14.22亿元。

  此外,造成巨亏的人造板集团也受到不少质疑。“如果说亏损的业务,地板和定制家居这块有可能出现亏损,因为这部分业务起步晚,处于前期的投资阶段,但是整个人造板集团出现大额亏损是解释不通的。”曾有一位家居行业专家公开质疑,市场的外在因素的确会产生影响,但今年(2019年)如此巨额的亏损仍旧不可思议。他表示,吉林森工主要靠林产业起家,露水河刨花板、地板、木门、橱柜、衣柜、板材等所有的林产品在市场的美誉度和销售都相当不错。

  实际上,吉林森工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亏损,如果不是每年近亿元的政府补助,公司2017-2019年财务报表可能更加难看。业绩的“跌跌不休”到底是何原因?业绩滑坡之际,公司为何又频频收购控股股东资产?

  戏剧性转折:简称更名后涨幅超中国中免

  然而,有时命运的逆转就是这般猝不及防。

  连年巨亏之下,大股东吉林森工集团资金链异常紧张,债务危机一触即发,2019年集团层面就已经到了资不抵债地步。2020年5月18日,吉林森工集团收到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决定书》,长春中院裁定受理大连三林木业有限公司提出的对森工集团进行司法重整的申请。

  或许是因为吉林森工有望迎来新股东的原因,公司股价在2020年6月底开始触底反弹。2020年11月18日,公司将证券简称变更为“泉阳泉”,作为A股中农夫山泉唯一“对标股”,公司开始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从2020年6月最低价2.92元算起,到今年1月最高18.57元,公司股价半年时间涨超5倍,更是18次登上龙虎榜。

  据统计,2020年共有101家上市公司更名,理由多为主业变更、突出主业、公司易主、行业变化等,不难发现,高新科技、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锂电池、半导体芯片、免税等大热板块成为很多公司在名字上努力体现的方向。这其中,泉阳泉以全年277.12%的涨幅排至第二位,仅次于上涨286.58%的海南发展(中航三鑫),领先于上涨218.74%的蔚蓝锂芯(澳洋顺昌)、上涨218.16%的中国中免(中国国旅)、上涨207.42%的创世纪(劲胜智能)。

  1月6日晚,泉阳泉发布公告,近日收到森工集团《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吉林森林工业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合并重整计划书》。此次,森工集团、财务公司合并重整计划将引发泉阳泉控股股东森工集团出资人发生变动,变动后吉盛公司持有重整后森工集团60%的股权成为森工集团的控股股东。经此调整,泉阳泉控股股东仍为森工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吉林省国资委。

  泉阳泉在1月13日股价达到最高点之后的第二天,股价迎来跌停。1月22日最新一个交易日,再次逼近跌停。2020年前三季度7642万元的净利润能否支撑起公司目前101亿的市值?相信时间总会给出答案。

  能否“对标”农夫山泉?

  农夫山泉的上市让人们看到,水生意的高盈利性,近六成的毛利率,超两成的净利率,三到四成的净资产收益率。这样的生意,真香。

  反观泉阳泉,四成左右的毛利率,一成左右的净利率,5%左右的净资产收益率。这样的差距,似乎让“对标”一词有了其他意味。

  对于水企,水源故事必须是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重要一笔。泉阳泉最大的倚重或许就是其水源地的优势地位。背靠国企,泉阳泉拿到了长白山原始森林深处的优越泉眼,水源地距长白山天池直线距离只有36公里,尽管农夫山泉、恒大冰泉、康师傅、娃哈哈在长白山都有水源,但地理位置与其显然不能相提并论。不过,就开采量而言,泉阳泉与农夫山泉目前完全不是同一个数量级。

  另外,由于瓶装水货值低运输成本高,行业存在500公里法则。这就让水源仅在长白山的泉阳泉较难走出东北市场,覆盖全国。而农夫山泉在浙江千岛湖、陕西太白山等十处拥有水源。

  更重要的是,对于消费企业最重要的渠道问题。农夫山泉主要采用一级经销制度,2020年1-5月,经销商数量达到4454家,覆盖全国243万多个零售网点,有超过48万家终端零售网点配有农夫山泉品牌形象冰柜。而泉阳泉则在财报中称,目前我国初步形成了珠三角、吉林、川滇藏等矿泉水产业集中区,泉阳泉作为吉林长白山的代表性矿泉水品牌,在东北矿泉水市场的占有率处于领先水平。显然,泉阳泉仍然是一个区域品牌。而渠道建设绝非一日之功。

  2017年,吉林森工把泉阳泉收入囊中时宣称,希望泉阳泉做深做透吉林省、辽宁省市场,进而撬动整个黑龙江市场,力争在2017年彻底撕开即饮市场,开启全国模式。时至今日,泉阳泉在市面上的知名度仍然不高,除东北三省外,目前能看到泉阳泉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数。

  瓶装水赛道人满为患?

  瓶装水生意模式简单、需求刚需,具有高毛利、中净利和高周转的经营特点,引得无数玩家争相入局,成为厮杀激烈的“红海”市场。

  我国瓶装水产业诞生于1930年的青岛崂山,崂山瓶装矿泉水厂在80年代前一直是我国唯一的瓶装矿泉水企业。

  1982年,国家将饮料列为计划管理产品,瓶装水也位列其中,我国瓶装水工业由此迈入起步阶段。龙环(怡宝前身)和娃哈哈集团分别于1984、1987年成立。

  随后,外资的强势介入推动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一过程中,达能控股的娃哈哈和乐百氏一跃成为领跑者。

  2000年,农夫山泉发起“世纪水战”,宣布全面停产纯净水,一石掀起千层浪,引得娃哈哈、乐百氏等纯净水品牌与之打响了旷日持久的攻防战。

  2003年,康师傅矿物质水上市,通过降成本主打1元瓶装水迅速占领市场,巅峰时市场份额达到25%,大大领先娃哈哈、农夫山泉等。

  2004年,景田进入矿泉水领域,“水中贵族”百岁山自此诞生。

  2007年,怡宝宣布正式进军全国市场,依靠华润集团自有渠道优势完成华南、西南和华北的全面覆盖。

  在行业量价齐升的黄金发展期,市场主流向2元水过渡,农夫山泉和怡宝因此持续受益。2012年农夫山泉市占率第一并于2015年后稳居第一至今,1元水康师傅则逐渐被边缘化。同时,高端水也进入早期发展,西藏5100、昆仑山等相继出现。

  2013年底,行业搅局者恒大冰泉横空出世,让包装水市场再度掀起巨浪,恒大更是喊出了3年300亿的营收目标。然而最终2年亏损近40亿,不得不以18亿转卖。

  2015年,瓶装水超越即饮茶成为饮品类第一赛道,2019年零售终端规模已达2000亿。

  在群雄并起的时代,目前跑出来的农夫山泉、怡宝、百岁山、康师傅、娃哈哈、冰露六大品牌占据了近八成的份额。

  然而,还有许多跨界竞争者纷至沓来,近年来,伊利、雀巢、好丽友纷纷跨界,涉足天然矿泉水市场。

  2020年,瓶装水赛道还迎来新的搅局者,今麦郎携凉白开打入熟水赛道,并吸引了康师傅、旺旺等头部企业跟进入局。与此同时,苏打水、气泡水、儿童水、定制水的概念也从四面八方涌入消费者的眼球。

  场景细分、人群细分、水种细分。

  原来有一天,水也可以有这么多分类。

      明日(8月28日)精准操盘计划及逻辑分析————耐心等待黎明前的黑暗。”贾蓉只跪着磕头,说:“这事原不与父母相干,都是儿子一时吃了屎,调唆叔叔作的。我父亲也并不知道。如今我父亲正要商量接太爷出殡,婶子若闹起来, 儿子也是个死。只求婶子责罚儿子,儿子谨领。这官司还求婶子料理,儿子竟不能干这大事。婶子是何等样人,岂不知俗语说的`胳膊只折在袖子里’。儿子糊涂死了,既作了不肖的事,就同那猫儿狗儿一般。婶子既教训,就不和儿子一般见识的,少不得还要婶子费心费力将外头的压住了才好。 原是婶子有这个不肖的儿子,既惹了祸,少不得委屈,还要疼儿子。9月7日盘前策略 把目标聚焦在创业板低价小盘股。转向周期股的趋势,愈发明显。随便记录点错误。”那太子跳下马来,正要进去,只见那保驾的官将与三千人马赶上,簇簇拥拥,都入山门里面。”众小妖领命维持不题。无形之手大无边。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