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风投”彻底火了!抄底狂赚1000亿后又出手!更有万亿GDP_300195,山东华鹏,

《“最牛风投”彻底火了!抄底狂赚1000亿后又出手!更有万亿GDP_300195,山东华鹏,》
300195,山东华鹏,抄底,更有

  在京东方、长鑫存储、蔚来汽车之后,这几天,“最牛风投”合肥,又出手了!

  合肥政府再出手!投零跑汽车

  1月27日晚,零跑汽车正式公布B轮融资,融资金额43亿元,超募逾10亿元。在本轮融资中,战略投资方包括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本等,零跑汽车创始股东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继续增持。

  值得注意的是,合肥政府投资平台也参与了零跑汽车的B轮融资。零跑汽车与安徽省合肥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续双方计划将展开更多合作。

  具体投资多少钱,双方均未披露。但早在1月8日,零跑汽车就宣布将与合肥市政府合作,同日晚间,零跑汽车的母公司大华股份发布的一则公告,提及合肥政府操盘的合肥轩一智汇新动力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拟向零跑科技出资人民币2亿元,增资完成后,轩一智汇对零跑科技的持股比例1.34%。

  天眼查显示,轩一智汇成立于去年12月16日,其大股东为国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4%,而合肥市产业投资引导基金有限公司、庐江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则分别持股20%。

  资料显示,零跑科技成立于2015年,由安防巨头浙江大华股份孵化而来,是一家拥有自研三电系统,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核心技术的科技型企业。据了解,在三电系统、智能网联系统及智能驾驶系统等领域,零跑汽车已累积达数百项技术专利。此外,作为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自主研发的“海格力斯” (Heracles) 电驱总成,其性能、整合程度均已达到业界领先水平。

  有传闻称,双方合作协议达成后,零跑汽车将在合肥建立第二工厂,布局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

  网友感叹:又是神操作!最牛的风投城市!

  对此,不少网友直接感叹,合肥近十年的神操作很多!硕果累累!政府有高人。

  也有人认为,机构应该发行跟投合肥市投资项目的基金。

  而早在去年6月,私募大佬但斌便在微博转了一条段子,是这么说的:转:中国最牛逼的风险投资机构其实是合肥市政府,2007年,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赌面板,投了京东方,最后赚了100多亿;

  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赌半导体,投了长鑫/兆易创新,赢了,上市估计浮赢超过1000亿;

  2019年,又拿出100亿赌新能源,投蔚来,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

  去年70亿“抄底”蔚来 大赚超1000亿

  为啥网友、甚至投资人对合肥政府评价那么高?那和合肥政府的投资业绩有关。

  其中,最著名的一则投资,便是2020年对蔚来汽车70亿投资。

  2020年初,蔚来因为现金流短缺正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之中。蔚来四处寻找资金,在北京亦庄、浙江湖州等地方政府接触下没有后续,与北汽、广汽、上汽集团等传统汽车公司的“传闻”也没有下文。最终,是合肥政府出手相助。

  2020年4月29日,合肥政府与蔚来签订了一笔70亿元的股权融资。交易完成后,合肥方面合计持有蔚来中国24.1%的股份,蔚来持有蔚来中国75.9%的股份。

  靠着这笔投资,蔚来汽车成功翻盘,销量和股价双双暴涨。wind数据显示,股价从2020年4月29日的2块多美元,最高涨到66.99美元,并超越宝马和奔驰,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截至2021年1月28日,未来股价暴涨超1600%。按蔚来中国约占蔚来的85%股份计算,合肥方面的这笔投资盈利超过1000亿人民币。

  “豪赌”京东方“一战成名”

  追溯起来,合肥第一次“豪赌”,是对京东方的投资。

  2008年,深陷困境的京东方,在“合肥模式”的催化作用下,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从举步维艰,到实现“史诗般的崛起”,不仅企业自身跻身国际顶尖水平,同时也让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完成了从跟跑、并跑、领跑的三次跨越。

  然而,2008年,京东方落户合肥的消息落地,周围一片非议。当时全球金融危机,国外液晶巨头的降价让京东方备受打压,当年由盈转亏,资金压力巨大。

  “京东方自身难保,不看好这一项目。”

  引入京东方,对合肥市政府而言就是豪赌,是“敢为天下先”。开建的第6代TFT-LCD液晶面板线所需的17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完全由政府托底。

  在地块配套条件、土地价格、能源供应、贷款贴息等方面给予政策性支持外,合肥市政府投入60亿,战略投资者投入30亿,如未能引入战略投资,剩下的85亿在合肥政府的支持下贷款解决。

  当年,合肥市财政收入仅300亿。为此甚至把地铁项目都暂停了。

  当年合肥和京东方的合作,协议价 196 亿,虽然后来没有出这么多,但还是在 150 亿以上。在合肥市政府历史上,从来没有为一个企业出过这么多钱。如果项目失败了怎么办?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对企业的压赌跟私人投资家的冒险是一样的,因为好机会不多,一旦认准了,必须要冒风险。所以,地方政府为了支持一个企业实现产业梦想,是拿「真金白银」加以扶持的。

  在2007年决定落地合肥之前,京东方一度亏损。京东方科技集团副总裁、合肥区域总经理张羽介绍,在京东方合肥六代线之前,公司5代线、4.5代线都不理想,企业运营、市场销售很不景气,合肥六代线成为京东方的转折点,具有里程碑式意义。“合肥是我们的福地,也是我们合作商的福地。”他说。

  京东方项目在合肥的成功,被称为“合肥模式”:以尊重市场规律为前提,把投资引领培育产业放在第一位,找准市场需求、遵循产业逻辑,巧用资本市场以小博大,并能实现“筹集-投入-退出”全过程把控。

  “为了项目能上马,当时合肥市承诺拿出一年财政收入的80%来投资,”一名合肥政府官员透露说,在充分产业调研和深思熟虑之后,尽管面临较大的舆论质疑压力以及其他多个方面的阻力,合肥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力排众议,敲定了合肥京东方6代线项目。

  此后,京东方8.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全球最高世代线的10.5代线也先后在合肥建成投产。同时,一大批显示领域的企业接踵而至。

  2017年底,在京东方合肥10.5代线产品下线前,合肥新闻联播做了一个连续三期的《合肥有个京东方》的新闻联播。

  京东方为合肥市政府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名,2010年,6代线的投产结束了我国大尺寸液晶面板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其次是实惠,京东方在合肥不仅投资的是生产线,还包括了智能制造工厂和数字医院等项目,截至2017年底,京东方在合肥的投资已超1000亿,即使只有10倍的乘数效应,京东方能够带动的总的GDP,也已经超过了合肥市一年的GDP总量,这还不是按照半导体工业100倍的乘数效应来算。

  京东方撑起了整个合肥经济,这样的论断毫不夸张。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合肥市的高科技生态已然是“鸡生蛋、蛋生鸡、鸡和蛋都留在合肥不想走了”。

  在《合肥有个京东方》新闻联播中,京东方配套供应商合肥三利谱光电科技厂长任海东现身说法,说当时企业选址在武汉还是合肥犹豫过,但最终定址合肥,现在三利谱光电给京东方供货可以做到零库存。

  据报道称,有人算了一下,仅算一下合肥市政府平台所持有的京东方股票,巅峰时期的浮盈就有上百亿。

  押注半导体 进军新能源、生物制药等

  在京东方一战成名后,合肥继续出手。

  首先重仓半导体。

  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是一种半导体存储器,用于计算机处理器中以实现最佳功能。随着云计算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市场对于DRAM的需求正在扩大。然而,这个市场,向来不是中国企业的舞台,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美光科技(MU)三家公司占据着95%的市场份额,它们称为“ DRAM Trio”或“ D3”。它们既是高墙,也是铁板。

  2017年末,合肥开始“破题”,并实现了“捷足先登”。

  合肥先打动了兆易:要上了一条生产线,还要一起出钱买了专利。彼时,兆易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合肥。毕竟这是一个仅启动资金就要100亿的大项目。合肥政府用京东方的故事打动了兆易创新,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合肥长鑫,专攻DRAM芯片研发生产,其中,合肥市出资75%,兆易出资25%。

  2019年,合肥长鑫推出了自己的DRAM芯片产品,这被视作中国企业在此领域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

  随后,长鑫代工的内存条在京东悄悄上架了。一上架库存就迅速被一抢而空。于是“中国芯”在合肥实现了全产业链的“谋篇布局”,于是“芯屏器合”的大格局,使合肥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高新尖”千亿产业集群,带动的是数以十万计的“蓝领”就业。

  如今,合肥长鑫在国内内存芯片的行业地位首屈一指,最近还获得了156亿新一轮融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纷纷下注。合肥长鑫未来一旦上市,合肥无疑将会是最大赢家。

  随后,合肥又盯上了新能源汽车项目。除了上述的投资,资料显示,轩一智汇隶属于金通智汇投资,安徽金通智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1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 该公司管理的基金,除了上述的轩一智汇,还有另外4个产品,均名为“新能源汽车”主题基金。

  合计投了超过20个项目。

  据清科统计,合肥相继实施了江淮大众、江淮蔚来、长安汽车二期等50多个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项目,总投资超500亿元,并集聚蔚来、江淮、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电机等上下游企业120余家,形成了涵盖整车、关键零部件、应用、配套的完整产业链。

  而一个月前,合肥又开始进军生物制药行业。

  世界TOP 10医药巨头武田制药与中国的海森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作价3.2亿美元,向海森生物出售中国区的心血管和代谢领域产品组合。这次交易的背后依然是合肥政府。

  据了解,海森生物是由合肥市肥东县出资和组织资金的“创新型生物医药科技企业”,通过安徽瑞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投资组建。

  合肥GDP破万亿 晋升万亿俱乐部

  1月26日,合肥公布2020年全市经济运行情况。2020年该市生产总值10045.72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4.3%,分别高于全国、全省2.0个和0.4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20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325亿元。20年时间GDP增长了30倍,这样的增速放眼国内,恐怕除了深圳之外再无敌手。

  具体来看,2020年合肥高新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500余家,是2015年的3.5倍;“十三五”期间高新区自主培育的上市、挂牌企业累计达94家,其中首发上市公司27家,15家企业被上市公司并购,新三板挂牌企业52家;全区市场主体超五万户,较 “十二五”总数翻两番。

      ”又骂丫头媳妇说:“我深知你们,软的欺,硬的怕,背开我的眼,还怕谁。倘或二奶奶告诉我一个不字,我要你们的命。尤氏见他这般的好心,思想”既有他,何必我又多事。下人不知好歹, 也是常情。我若告了,他们受了委屈,反叫人说我不贤良。”一面说,一面接了下来。玉钏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了,莺儿不敢坐下。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 莺儿还不敢坐。宝玉见莺儿来了,却倒十分欢喜,忽见了玉钏儿,便想到他姐姐金钏儿身上, 又是伤心,又是惭愧,便把莺儿丢下,且和玉钏儿说话。袭人见把莺儿不理,恐莺儿没好意思的,又见莺儿不肯坐,便拉了莺儿出来,到那边房里去吃茶说话儿去了。这里麝月等预备了碗箸来伺候吃饭。宝玉只是不吃,问玉钏儿道:“你母亲身子好?”玉钏儿满脸怒色,正眼也不看宝玉,半日,方说了一个”好”字。宝玉便觉没趣,半日,只得又陪笑问道:“谁叫你给我送来的?”玉钏儿道:“不过是奶奶太太们!”宝玉见他还是这样哭丧,便知他是为金钏儿的原故,待要虚心下气磨转他,又见人多,不好下气的, 因而变尽方法,将人都支出去,然后又陪笑问长问短。那玉钏儿先虽不悦,只管见宝玉一些性子没有,凭他怎么丧谤,他还是温存和气,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了,脸上方有三分喜色。宝玉便笑求他:“好姐姐,你把那汤拿了来我尝尝。”那猕猴闻得如来说出他的本象,胆战心惊,急纵身,跳起来就走。指数突破失败,炸板率新高!指数重心不断上移,突破静待时日!。多位大神的核心秘诀和精典语录汇总篇。兄弟们,我刚从地狱回来了!。券商股最近不上不下到底为了啥?。情绪可以,现在等待契机。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