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际航协驻中国首席代表:去年是航空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_百润股份,海南高速,

《专访国际航协驻中国首席代表:去年是航空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_百润股份,海南高速,》
百润股份,海南高速,中国,专访

  “2020年无疑是航空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

  近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以下简称“国际航协”)驻中国首席代表、北亚地区副总裁马涛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作出上述感叹。

  此前,国际航协预计2020年净亏损1185亿美元,2021年仍将亏损387亿美元。

  马涛表示,世界各地已有多家航空公司破产或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如果航空公司无法及时获得财务援助,预计将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被压垮。而能够从这场危机当中存活和全身而退的航空公司,其规模也将会缩小。

  目前,国际航协正在做IATA Travel Pass (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以重启国际旅行。新加坡航空公司已于2020年12月启动了首个在真实旅行环境中测试该应用程序的试点项目。目前已有包括国际航空集团、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在内的航空公司确认使用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

  马涛透露,预计IATA Travel Pass将于2021年3月下旬在Apple和Android应用商店中提供。他还表示,希望与中国有关部门配合,使国内旅客在国际旅行中,也能使用IATA Travel Pass。

  马涛在采访中高度赞赏中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成果及所采取的针对航空业的系列减负措施,“2020年11月,中国国内客运量已接近疫情发生之前的水平,是全球表现最好的国内客运市场。较低的票价、旅客信心的迅速恢复以及对病毒的成功防控,推动了市场的复苏。”

  目前,中国的国产民机研制已取得诸多进展。对此,马涛评价,国际航协乐见中国商飞通过国际合作,开发C919及C929客机,并取得积极的进展。“常态下,未来航空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对新机的需求量很大。”

  在问及对目前中国已有多家民营航空公司转手他人,其中接盘方有一些是地方政府的现象有何看法时,马涛认为,目前有中国地方政府接盘航空公司,应有部分原因是出于维持本省或本地区航空连通性以及繁荣经济活动的目的。“至于是否会成为趋势,则要看疫情持续的时间、旅客出行需求的复苏、市场竞争等综合因素。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无论大中小,也无论中外,都需要缩减成本,提高运营效率,以更灵活的方式应对旅客需求和市场竞争。”

  以下是马涛与澎湃新闻记者的对话实录:

  【能从这场危机中存活和全身而退的航司,规模也将缩小】

  澎湃新闻:国际航协是否有相关数据统计,2020年有多少航空公司消失或者兼并重组?您预测这一情况在2021年是否还会出现?

  马涛:2020年无疑是航空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全球航空业遭受史无前例的危机,净亏1185亿美元。2021年仍将亏损387亿美元。在发布上述亏损预期时,国际航协预计全球旅行需求将延缓至2024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疫情在全球肆虐,导致旅客数量急剧暴跌,2020年预计将比2019年的45亿旅客量锐减60%。2021年旅客人数将比2019年减少约40%。这一预期基于2021年年中,某些国家和地区的边境将通过病毒测试或疫苗接种的增加重新开放。

  政府需要向航空公司提供紧急援助,在不增加债务的情况下提供直接的财政支持,延长工资补贴政策、减免企业税赋、避免增收各种费用等,帮助航空公司度过这场危机,以便企业赢得更多时间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局势、恢复生产,最大限度地降低裁员规模。

  世界各地已有多家航空公司破产或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如果航空公司无法及时获得财务援助,我们预计将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被压垮。而能够从这场危机当中存活和全身而退的航空公司,其规模也将会缩小。

  澎湃新闻:您认为,航空公司有机会在2021年终止烧钱模式,现金流转正吗?这其中有哪些积极和消极因素?不同地区的表现会有哪些不同?

  马涛:2020年11月时,国际航协预计全行业在经历艰难的2021年上半年后,2021年下半年有望改善。通过采取积极的成本削减措施,加上需求增长(由于边境重新开放并进行检测以及疫苗的广泛接种),航空业现金流预计将在2021年第四季度扭亏为盈。

  虽然所有地区都受到危机的影响,但那些拥有较大国内市场或拥有大型货运业务的航空公司表现更好。2021年,亚太地区和北美航空公司的预期损失减少最为显著,区域之间的差异更为显著。

  【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预计今年3月下旬在应用商店提供】

  澎湃新闻:在帮助航空业复苏方面,国际航协到目前为止做了哪些举措?接下来还将有哪些工作计划?

  马涛:全球航空业因新冠肺炎疫情遭遇史无前例的经营危机。国际航协不断呼吁和敦促各国政府迅速出台各种援助措施,帮助航空业渡过当下难关。纾困方案包括但不限于扩大信贷额度,降低基础设施成本,减轻税收负担应在政府的纾困方案之列。航空运输至关重要,如果政府未能及时施以援手,整个行业将面临因疫情引发的行业金融危机。与此同时,我们请求政府主管部门豁免航班时刻执行率考核,确保航空公司可以在疫后迅速重启。

  我们高度赞赏中国政府所采取的针对航空业的系列减负措施。在这个非常时期,航空公司所获得的任何帮助,都将在航班正常恢复之后,看到切实的价值和回报。

  健康与安全是政府和航空运输业的头等大事,但需要持续评估旅行禁令的有效性和必要性。我们提请各国政府积极地寻求平衡的解决方法,通过实施有效的病毒检测或疫苗接种取代隔离,重振人们旅行的信心。

  澎湃新闻:目前国际航协正在做的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IATA Travel Pass)有何进展?预期何时能面向全球推出?

  马涛:国际航协正通过赋能信息基础设施,以IATA Travel Pass (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重启国际旅行。IATA Travel Pass是一项行业解决方案,帮助政府、航空公司和个人旅行者使用准确的信息、安全标识和经验证的数据来管理疫苗接种或病毒检测要求。作为航空业支持的解决方案,它满足成本效益、保护个人隐私并遵守全球标准。

  新加坡航空公司于2020年12月启动了首个在真实旅行环境中测试该应用程序的试点项目。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确认使用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包括国际航空集团、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

  我们预计IATA Travel Pass将于2021年3月下旬在Apple和Android应用商店中提供。

  我们看到中国发改委也在加快推动“健康码”全国一码通行,这为健康及疫情数据的互联互通奠定了基础。我们也希望与中国有关部门配合,使国内旅客在国际旅行中,也能使用IATA Travel Pass。

  澎湃新闻:目前多国都在研制新冠疫苗,您预计新冠疫苗的运输能为航空货运带来多大的增量?您认为在疫苗运输过程中有哪些环节需要特别注意?

  马涛:航空货运将在世界各地的疫苗分发中发挥重要作用。基于商业信心已有改善,国际航协预计2021年的货运量将增长至6120万吨,与2019年的6130万吨基本持平。然而,尽管货运表现良好,但仍无法弥补旅客收入的下降。

  国际航协已推出相关的指导文件,并推出CEIV Pharma认证,建立一个符合各方标准、确保药品安全性的、药品贸易认证网络,使疫苗运输在温控和时效性满足制药商的要求,助力航空货运更好地服务于这一重要市场。

  为应对主要挑战,国际航协向政府和物流供应链企业提供如下建议:

  温控存储设施的可用性和不可使用的应急措施。

  疫苗分发的行业准备,包括:运力和连通性、设备和基础设施、边境管理和安保。

  【高度赞赏中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成果】

  澎湃新闻:您如何评价中国民航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马涛:国际航协高度赞赏中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成果及所采取的针对航空业的系列减负措施。

  国际航协希望根据国际民航组织ICAO CART提出的措施和做法,科学防疫,精准防控。统一对机组成员的检疫措施,明确具体的联系人及联系方法,向外航提出明确的指南性材料。

  与此同时,国际航协希望中国政府:

  持续为航空运输业提供支持。

  通过实施有效的病毒检测和疫苗接种,促进国际旅行。

  使用IATA Travel Pass作为工具管理出入境旅客。

  澎湃新闻:站在现下这个时点来看,您认为中国的民航业将在何时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其中有哪些推进因素和阻碍因素?

  马涛:2020年11月,中国国内客运量已接近疫情发生之前的水平,是全球表现最好的国内客运市场。较低的票价、旅客信心的迅速恢复以及对病毒的成功防控,推动了市场的复苏。

  然而,如果边境继续关闭,国际航空将无法完全复苏。寻找开放边境促进旅行的方法,对恢复国际航空来说至关重要。因此目前,疫情仍是阻碍民航运输业全面复苏的主要原因。

  澎湃新闻:“随心飞”作为一款在疫情发展前期推出的产品有助于帮助解决航空公司的现金流以及恢复市场需求,但后期似乎对航空公司的利润贡献逐渐减弱,您如何评价目前此类产品对航空公司业绩的作用?

  马涛:航空公司出于增加公司现金流、提振旅客信心和促进行业复苏所推出“随心飞”等促销产品,有其积极意义。但是,只有当国际航空客运量持续恢复,整个行业和经济才能走上的复苏之路。

  2020年全年的数据说明,尽管中国航空市场恢复较快,但对三大航而言,其年度旅客运载量并没有达到其应有运力水平。

  统计数据表明,三大航2020年的旅客运量同比都有不少的下降:

  2020年全年,中国国航及所属子公司共运载乘客6869.15万人次,同比减少40.3%;平均客座率为70.4%,同比减少10.6%;客运运力投入同比减少45.8%,旅客周转量同比减少52.9%;货运运力投入同比减少12.1%,货邮周转量同比减少25.6%,货运载运率为36.9%,同比减少6.7%。

  2020年全年,东航客运运力投入同比下降43.73%,其中国内、国际和地区航线客运运力投入分别同比下降21.52%、82.17%和85.86%;旅客周转量同比下降51.62%,其中国内、国际和地区航线旅客周转量分别同比下降32.67%、85.63%和90.92%;载运旅客7748.78万人次,同比下降42.83%;客座率为70.56%,同比下降11.5个百分点。

  2020年全年,南航及所属子公司共运载乘客9685.53万人次,同比下降36.12%;平均客座率为71.46%,同比下降11.35%;货运载运率49.79%,同比增0.77%。

  【国际航协乐见中国商飞通过国际合作,开发C919及C929客机】

  澎湃新闻:目前中国国产民机的研制取得了诸多积极进展,对此您有何评价?

  马涛:首先,每家航空公司会按照自己的经营目标评估与选择合适的机型。国际航协乐见中国商飞通过国际合作,开发C919及C929客机,并取得积极的进展。

  常态下,未来航空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对新机的需求量很大。中国中航工业集团去年底有个预计,认为2019年至2038年20年间,为满足运量增长和替换退役飞机需求,中国航空公司将需要补充7630架客机。

  澎湃新闻:截至目前,中国已有多家民营航空公司转手他人,其中接盘方有一些是地方政府,在您看来,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否会成为一种趋势?中国民营航空公司接下来应该如何生存?

  马涛:新冠疫情的爆发,令航空公司的经营遭受史无前例的沉重打击。因此,国际航协一直呼吁,航空公司对于维持地区与全球连通性进而推动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至关重要,各国政府应从政策与财政上帮助航空公司纾困。

  关于中国部分地方政府接盘航空公司,应有部分原因是出于维持本省或本地区航空连通性以及繁荣经济活动的目的。至于是否会成为趋势,则要看疫情持续的时间、旅客出行需求的复苏、市场竞争等综合因素。

  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无论大中小,也无论中外,都需要缩减成本,提高运营效率,以更灵活的方式应对旅客需求和市场竞争。

      直至通明殿下,有张葛许邱四大天师迎面作礼道:“大圣何来?”行者道:“有纸状儿,要告两个人哩。猪价降了!养殖后周期时代来了! 这两个细分板块最受益。”他套上衣服,开了门,往外就走,被行者一把扯住,将自己脸上抹了一抹,现出原身,喝道:“好妖怪,那里走!你抬头看看我是那个?”那怪转过眼来,看见行者咨牙俫嘴,火眼金睛,磕头毛脸,就是个活雷公相似,慌得他手麻脚软,划剌的一声,挣破了衣服,化狂风脱身而去。”心下已定,且待明日接了三,后日一早便叫周瑞家的传出话去,将花名册取上来。凤姐一一的瞧了,统共只有男仆二十一人,女仆只有十九人,余者俱是些丫头,连各房算上,也不过三十多人,难以点派差使。心里想道:“这回老太太的事倒没有东府里的人多。又要到变盘节点了?。指数反弹,情绪惯性下杀后或将反弹,请看周一策略。”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每日一问:与勤奋相比还差些什么?学而思。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