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造车新势力 谁是最成功的「赌城」?_中航西飞,603569,

《押注造车新势力 谁是最成功的「赌城」?_中航西飞,603569,》
中航西飞,603569,谁是,新势力

  造车新势力掀起的这股热潮,让不少城市成也纷纷押注。

  1月27日,浙江零跑科技公布B轮融资情况,融资金额4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除了社会资本外,合肥政府投资平台也向零跑汽车伸出了橄榄枝——20亿。

  这意味着,随着这次融资的落地,零跑汽车将成为继蔚来汽车后,合肥引入的第二家新能源车企。

  无独有偶。也是在同一天,据媒体报道,贾跃亭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F)也迎来了新动态——珠海市国资拟投20亿元帮助FF落地量产。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

  如今,新能源造车风口正劲。前有国内新造车“四小龙”——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后有宝马、大众、丰田传统企业入局。大浪淘沙之下,拜腾、赛麟、博郡等则被拍在了沙滩上。

2014年前后涌现出的造车新势力,图源网络

  但是,可能失败的风险,没有影响到地方城市引入新能源车的脚步。2020年,特斯拉市值上涨近8倍,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股价也连番暴涨。哪座城市下注“赌”中下一个“特斯拉”、“蔚来”,不仅财务回报可观,对地方产业经济发展也有相当大的带动作用。

  “赌”到未来的合肥、上海与广州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地方政府在新能源汽车创投行业的参与度越来越深。“千金买马骨”的合肥则是最明显的一个。

  在2020年公布的新一线城市榜单中,合肥首次入围。不仅如此,其GDP总量也以9409亿元排名到了全国第21位。在省会城市中并不亮眼,引入新经济项目一直是当地的发展政策。

  如今合肥的经济景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敢于押注京东方、科大讯飞、长鑫/兆易等新经济公司,尤其2020年4月份敢于花70亿元投资蔚来汽车。

  2020年初,四处寻求资金的蔚来,与北京亦庄、浙江湖州等地方政府的接触没有结果,与北汽、广汽、上汽集团等传统汽车公司的“传闻”也没有下文,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

  彼时,全球车市销量下行,中国新能源汽车面临行业补贴退坡的阵痛期,造车新势力们资金压力骤增。

  合肥“输血式”的投资,成为了蔚来命运的转折点。此后,蔚来的销量和股价纷纷暴涨,一度以66.99美元超过宝马和奔驰,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并顺利登陆美股。

  有媒体计算过,交易完成后,合肥方面合计持有蔚来中国24.1%的股份,蔚来持有蔚来中国75.9%的股份。按蔚来中国约占蔚来的85%股份计算,合肥的这笔投资盈利超过1000亿元。与此同时,作为合作的一部分,蔚来中国把总部从上海迁入合肥, 也正是这一举动,让合肥成为最具新能源汽车特质的城市之一。

  事实上,合肥与蔚来的渊源最早可追溯至2016年,彼时江淮汽车在合肥投资新建了一座全新的现代化智能制造工厂,专门为蔚来汽车提供代工生产。

  随后,合肥政府又投资了另外一家新能源威马汽车,威马在合肥成立了安徽分公司。随之而来的,合肥相继实施了江淮大众、江淮蔚来、长安汽车二期等50多个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项目,总投资超50亿元,涉及120家企业。

  此次投资的零跑汽车,虽不属于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梯队,但有红杉资本这样的巨头加持,以及自主研发汽车芯片的核心技术,近年来也被视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种子选手。

  在合肥的东部,相距410公里的上海,经过长达四年的拉锯战后,2018年成功引入了特斯拉超级工厂。上海的这次出击,再一次准确地把握了时代的命脉。

  特斯拉成为首个获批在中国独资建厂的外资车企,直接盘活了整个国内整个电动汽车行业。此次合作,也被视为“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

  作为政府投资项目,其本身的逻辑除了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之外,其实还有更多的考量,所以不会像社会资本那样那么在乎投资的短期财务回报。

  上海与特斯拉的合作,长期来看对于双方都是利好。之于特斯拉,超级工厂不仅能解决国外进口汽车的关税问题,还能解决量产的问题,同时上海自有的健全汽车供应链体系,也可以帮助特斯拉持续降本。

  之于上海,特斯拉的落地,一定程度上直接开启了上海新能源汽车的时代。据了解,特斯拉工厂落地半年之内,吸引了数十家供应商在上海临港产业区落户,涵盖了动力电池、车规级半导体以及内外饰件等零部件企业。

  简单来讲,特斯拉的国产化让国内零件厂商直接受益,相当于苹果手机对国内手机供应链的引领作用。

  从双方签订的协议来看,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从 2023 年年底开始,每年要向政府缴纳 22.3 亿元的税款,如果不能做到,政府则会收回土地,同时为了防止出现某些不正当行为,特斯拉在协议签订的未来5年里,要在上海工厂投入 140.8 亿元资本支出。

  如今,上海的造车新势力再一次跟上了“魔都”的步伐。行业龙头特斯拉、本土传统汽车巨头上汽、美股新秀蔚来汽车总部、国内新造车“四小龙之一”的威马汽车总部,还有互联网公司和传统车企结合的衍生品牌智己汽车、华人运通都“落户”上海。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威马汽车宣布完成了100 亿元的 D 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这也是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的单轮融资。

  另一个押注造车新势力的城市是广州。小鹏汽车和恒大汽车的入局,让广州离“到2025年实现新能源产能100万辆,进入国内前三位”的目标更近一步。

  继蔚来、理想,小鹏汽车作为第三个在美股上市的国内造车新势力,总部在广州,全球研发总部在广州,第二个整车智造基地也落在了广州。去年9月,小鹏汽车获得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全资企业 40 亿元的融资。

  广州作为中国传统的汽车生产基地,其产业聚集和制造业的优势也吸引着众多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加入。如今,南部的广汽丰田新能源、广汽蔚来、小马智行、恒大;东部的北汽新能源、广本混合动力、宝能汽车产业园;北部的东风日产新能源,他们共同构成了广州新能源汽车的三大产业集群。

  曲折中前进的南京

  在没有新能源造车之前,提到合肥有什么好玩的,大家会习惯性地调侃“坐50分钟高铁去南京”。相距仅150公里的合肥和南京,是中国距离最近的两个省会。

  而如果说到新能源造车,供应链和资金都更加完备的南京并没那么顺利。

  “能够真正把车造出来的企业没几家,大部分都在追着风跑。运气好的能赚一笔钱离场,运气不好的就会输的倾家荡产,而场上大多数的玩家属于后者。”

  拜腾的联合创始人毕福康是宝马“i8之父”,另一位创始人戴雷曾担任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拥有“梦之队”组合的拜腾,一直被南京寄予厚望。在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下,2016年拜腾正式落户南京,2018年拜腾全球总部在南京启用。

  “拜腾是南京政府的亲儿子,是好是坏都支持”,拜腾CEO丁清芬曾向媒体表示。

  南京政府的支持,除了股权投资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补贴,包括土地、债权等全方位的支持。越是在艰难的时刻,政府的支持越显得重要。与此同时,南京的产业巨头苏宁和丰盛集团也纷纷加入了投资者行列。

  互联网是长板模式和长尾理论,而造车是短板理论和资源模式。“商业决策赢在格局,输在细节”,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说。

  2020年,在车市下行的大环境下,拜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高层变动、融资不到位,首款量产车M-Byte未能如期交付,6月30日宣布拜腾中国区停止运营。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讲究更多的是低价和优质,拜腾却在反其道而行之。过于理想化的拜腾,放弃传统仪表盘,取而代之的是48寸的显示屏,加之铺张浪费的管理层、效率低下的美国团队,都成了拜腾一度停摆的原因。

  与之类似的,位于江苏如皋市的赛麟汽车,人去厂空,资产查封、董事长手机注销,耗尽66亿,最终造车未果。

  即便这样,南京也一直没有放弃亲手培养起来的拜腾,直到最近迎来了好消息。

  2021年1月4日,据南京日报报道,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推进拜腾新能源整车产品量产。南京市长韩立明出席签约仪式并讲话,富士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通过视频连线致辞。三方的再度合作,力求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拜腾首款车型M-Byte量产。

  苹果“御用代工厂”富士康的入局,则是此次合作的最大亮点。在全球手机业务全线下滑的大环境下,随着国内手机华为、小米等品牌的崛起,富士康逐渐看到了手机市场的天花板。而汽车作为新的智能终端增长点,或将成为富士康的新抓手。

  据Tech星球了解,富士康一直没有停下布局电动汽车的脚步。2010年,富士康成为特斯拉中控触摸屏、连接器和锂电池的主要供应商;2013年,成为奔驰、宝马等品牌的供应商,负责车载娱乐设备、汽车电子设备等;2017年,富士康先后投资滴滴、小鹏汽车及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

  此前,富士康董事长刘杨伟曾表示,“富士康将进军电动化车领域,目标是在5年后抢占10%的电动车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造车也进入了实质性阶段。据报道,苹果近日发布了300多个与汽车相关的招聘职位,包括电池电源管理、道路安全和汽车体验等方面。因此,有业内人士猜测,富士康此次入局或是想通过投资拜腾汽车,加强自己在电动汽车领域的代工实力,为给苹果的电动汽车代工打下基础。

  有了富士康的经济和技术支持,再加上南京经济开发区的扶持,拜腾应该能较快回到研发和生产的正常轨道上。但如今的新能源汽车赛道已经略显拥挤,前有蔚来、理想、小鹏相继实现量产交付,后有宝马、大众、丰田传统企业入局,重回赛道的拜腾能否成为南京制造的名片,仍值得期待。

  摸索中的珠海与西安

  一边是“百岛之市”,一边是“千年古都”,珠海和西安这两个看似没有太多关联的城市,因押注造车新势力而站在了同一赛道上。

  1月26日,据36氪报道,贾跃亭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计划两周内启动上市。1月27日,有媒体报道,FF和珠海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在FF的最新一轮融资中,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向FF投资20亿元。其中,珠海的两大龙头企业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1月28日晚,法拉第未来宣布,已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并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上市。

  新能源的造车本质产业是制造业,对于城市而言,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拉动城市经济发展,推动产业升级具有重大的利好。FF的造车基地从德清到广州南沙,再到内蒙古科尔沁,如今落在了珠海,也是有迹可循。

  早在2016年,“十三五”规划时,珠海就将新能源汽车列入规划之中,但由于缺乏龙头企业的带领,与合肥、上海、广州的差距则逐渐拉大。

  彼时,格力电器全资收购珠海银隆汽车进军新能源客车领域,而中兴通讯控股子公司中兴智能汽车也在珠海市金湾区建设生产基地,生产新能源客车。后来,银隆汽车经营每况愈下,多次成为被执行人。

  如今,新能源汽车是珠海金湾区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该区还被纳入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金湾区拥有完备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覆盖整车制造到电池、电机、电控等关键零部件和充电设备生产。

  此外,珠海还斥资超4亿元投资建设“珠海动力港”,包括新能源汽车质检中心动力电池系统试验室、电驱动系统试验室。建成后,除了为珠海本地新能源汽车企业提供相应服务,还将实现立足广东,面向华南的定位,服务整个华南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

  另一方面,FF凭借技术、产品、供应链以及团队的积累,被视为是能和特斯拉抗衡的车企,发力高端用户市场的FF还有机会。

  但从产业链成熟度来看,合肥在引入蔚来汽车之前就已经有江淮汽车等传统汽车的底子。而对于珠海来说,先天的条件和后天的积累都处于弱势,如若成功牵手吉利代工,有助于降低珠海这次投资的风险。对于资本市场来讲,李书福和贾跃亭的搭配,足够吸引人。

  与合肥、上海、珠海、广州引进新兴造车企业不同,西安则更偏向于引进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

  据Tech星球了解,在多项新能源汽车综合政策的推动下,西安已经形成了以比亚吉利、开沃、宝能、恒大所组成的新能源车企矩阵。

  目前,西安已布局“高新区(比亚迪、开沃)+经开区(陕汽、吉利、北汽)+汉新城(恒大、宝能)”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产业集群,加上三星SDI、华为、中兴等汽车动力电池、汽车智能电子等较完善的新能源汽车配套产业链,并形成了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创新谷、经开区汽车产业园等多个承载汽车整车、零部件制造的产业园区。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比亚迪在西安累计投资228.6亿元,实现工业总产值2861.6亿元,累计生产乘用车420.6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41.3万辆。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链是涉及上下游产业最多的产业之一。以特斯拉为例,其产业链涉及供应商包括动力总成系统、电驱系统、充电、底盘、车身、其他构件、中控系统、内饰和外饰九大部分,涉及其中的供应商则都有机会受益。

  对于电子信息产业基础雄厚的西安,引入新能源汽车的另一独特优势在于,带动智能驾驶硬件、汽车电子零部件,与核心锂电池等市场的扩大。

  随着大量车企的入局,西安新能源汽车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总投资202亿元的西安吉利新能源汽车产业化项目将于2021年建成投产,将逐步形成30万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生产能力。

  当前在利好政策的驱动下,新能源汽车产业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但如何将资本优势转化为技术优势,进一步突破汽车芯片,智能化、网联化等核心技术瓶颈,打通资金链、创新链和产业链,仍需进一步探索。

  对于每一座争抢风口红利的城市,成功引进新能源汽车企业,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虽然,新造车的红利何时消失是个未知数,但新造车是城市的未来,谁不会为此着迷呢?

      创业板注册制即将拉开大幕,A股市场又翻开了新篇章!。静待:A股局部调整是否已经到位?。趋势股的量价平衡理论。凡百不善之处,俱可一一改过,普谕世人为善,管教你后代绵长,江山永固。疫苗走的mrna疫苗暗线西藏药业冠昊生物。关注华森制药。”老者道:“那厮不中拜。他的所作所为,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善行天助语录。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