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现百亿!隆基背后的“隐秘大佬”要干啥?_002598,002816,

《套现百亿!隆基背后的“隐秘大佬”要干啥?_002598,002816,》
002598,002816,大佬,隐秘

  千亿光伏龙头企业隆基股份,近日在资本市场创造着市值神话。尽管该公司股价有所回调,但其1月8日盘中触及117元,刷新历史最高股价时,总市值也一度突破4400亿元。

  不可否认的是,过去一年,隆基股份成为光伏板块、甚至整个A股的“牛股”。全年累计近275%的涨幅,让这家公司获得了“光伏茅台”的称号。但随着股价不断上升,隆基股份的估值也在经受着考验。

  “如果不是高瓴资本入股,隆基股份目前恐怕还会在七、八十元的价位盘整一段时间。”一位新能源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涨过快的股价或将提前“透支”业绩预期。

  不过,股价猛涨之下,受益者大有人在,隆基股份第二大股东李春安便是其中之一。倘若回顾隆基股份2020年的资本市场关键词,除了股价大涨之外,李春安的“减持”不可忽视——高瓴资本百亿购入的隆基股份正是源自李春安之手。

  在有关隆基股份的公开报道中,李春安一直是“隐匿”在董事长钟宝申、总裁李振国身后的人物。但无论是合伙参与创立隆基股份,还是其所持股份数量,李春安无疑是“大佬”式的存在。

  而在百亿套现隆基股份之后,李春安或许将重心转向其所控制的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连城数控——这家2020年涨幅不逊于隆基股份的精选层企业,眼下亟需扩大体量。

  “隐秘”的大佬

  鲜少公开露面的李春安在隆基股份却是个有存在感的“透明人”。

  在隆基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李春安被描述为公司的“主要发起人”,并参与公司的生产经营,这也一度使得李春安成为隆基股份最大的单一自然人股东。上市初期,他的持股比例为24.07%,高于总裁李振国。

  不过,随后的迹象表明,李春安正在逐步降低其在隆基股份的份量。

  首先,在持股比例上,隆基股份上市后的第二年开始,李振国就通过不断增持股票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自然人股东。李春安的二股东位次,便是从2014年第一季度开始。其次,在职位上,李春安除了手握一个董事席位外,其还担任过隆基股份战略薪酬委员会委员。

  但事实上,在隆基股份的实际经营管理中,李春安总是“隐匿”在总裁李振国、董事长钟宝申背后的人物。有隆基股份内部人士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价:

  在公司经营方面,李振国是技术担当,而钟宝申则是战略担当。

  实际上,李春安的角色立场或与其创业史有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近年兰州大学报发布的一份专访中获知,毕业于兰州大学物理系的李春安是磁性材料专业出身。因此,他的创业首站是与钟宝申共同创办的抚顺隆基电磁科技有限公司。如今,该公司已经更名为沈阳隆基电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基电磁),并于2020年挂牌新三板。

  李春安在隆基电磁的角色同样仅是董事,但其在与钟宝申创办的另一家公司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连城数控)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根据启信宝提供的信息,连城数控成立于2007年,李春安担任董事长。

  李春安在隆基股份的地位弱化,有其必然性。一方面,其在所创办的多家公司中角色分工明确,各取所长;另一方面,当隆基股份市值不断突破、创历史新高时,套现收获不失为一种“急流勇退”之举。

  2020年,李春安开启了大规模的减持模式。

  10月13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大股东李春安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所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不超过3771.76万股。本次减持,李春安套现34.30亿元。

  另一份震惊资本市场的减持,则发生在去年12月份。李春安与高瓴资本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手中2.26亿股、约占总股本6.00%的股份,转让给高瓴资本,协议价格为每股70元,交易价格达158亿元。这意味着,仅仅在2020年,李春安从隆基股份套现金额达192.3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早在2015年,李春安便已经大手笔减持隆基股份——当年5月份,其先后三次累计减持5700万股。按照当时19元的均价(复权后),李春安减持金额达10.83亿元。不过,这笔钱被用于向隆基股份提供委托贷款,支持公司业务发展。

  新的棋局

  与2015年的那次大规模减持不同的是,李春安去年的减持原因被披露为“个人资金需求”。这也预示着,手握数百亿资金后,李春安或有了新打算。

  截至目前,李春安仍持有隆基股份1.28亿股股份。按照1月11日隆基股份的收盘价,其持股市值为135.8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李春安还将继续减持隆基股份——在去年12月份发布的股权变动公告中,其表示拟在未来12个月继续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系统减持上市公司股份。

  为什么要减持?减持后的资金流向何处?在某交流平台,部分投资者议论纷纷。

  “这或许与连城数控的未来布局有关。”前述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时指出,李春安未来可能将重心转移至其所担任董事长的连城数控上,目前该公司已经入选新三板精选层,也是目前热门的首批可能成为转板上市的公司。

  2020年11月27日,上交所、深交所相继发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转板上市办法(试行)》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转板上市办法(试行)》,明确了新三板精选层挂牌公司向科创板或创业板转板上市的条件、审核机制与程序和上市衔接安排。

  按照上述办法,符合转板条件的公司应当在精选层连续挂牌1年以上,转入不同板块需满足意向板块的定位。这其中,两大交易所还对转板条件做出了细致的规定,基本条件与科创板或创业板IPO条件一致。

  2020年7月份,连城数控挂牌新三板精选层进行交易。自挂牌以来,该公司股价开启疯涨模式。截至1月11日收盘,连城数控报收118.98元,仅在2020年全年涨幅高达274%,被誉为新三板“第一牛股”。

  作为连城数控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李春安与钟宝申合计持有该公司40.46%的股权。公开资料显示,连城数控的主营产品为单晶炉和切片机,主要客户为隆基股份、晶科能源、江苏中能和东方希望等。这其中,来自隆基股份的关联收入占比为69%。这也成为该公司转板所面临的最大障碍。

  “李春安和钟宝申既是连城数控的实际控制人,又是隆基股份的大股东、高管,加上两家公司之间关联交易过多,这会成为连城数控转板上市的限制。”前述分析师认为,通过减持,李春安可以先行从持股方面减少两家公司的关联。

  不过,连城数控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业务规模。由于过分地依赖隆基股份,该公司近些年来的业绩体量并不大。2020年前三季度,连城数控实现营业收入8.38亿元,同比增长48.3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亿元,同比增长73.06%。

  此外,该公司整体的毛利率不断走低,盈利能力受到考验。且,其资产负债率不断走高,截至去年三季度达58.22%。

  在隆基股份的光环下,连城数控股价受到热捧。但回归到经营层面,业绩无法尽快释放之下,其估值也必然受到考量。于是,对于大连数控而言,大幅迈开扩产步伐势在必行。

  在碳中和目标下,光伏行业迎来高景气度。连城数控的下游硅片客户隆基股份等公司纷纷来开扩产序幕,这使得连城数控在获得大量订单时,也要求其配套设备扩产跟上需求的节奏。2020年8月份,连城数控旗下扩产项目拉普拉斯半导体装备无锡基地开工,该项目总投资10亿元,将建成年产能500台(套)半导体、光伏制造装备能力的生产基地。

  对标目前已经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的光伏设备公司,连城数控目前的规模还需继续扩大。并且,其产品业务线也应不断拓展。

  国信证券的分析报告指出,“连城数控在单晶炉等主要产品外也不断挖掘市场需求开发新产品,包括销售态势良好的全自动插片清洗一体机、氩气回收装置。此外,该公司将新投入增石墨热场及蓝宝石领域新业务。”

  而这些的资金来源,恐需要李春安“多费心力”。

      吃面的一天。。8月最确定的大题材——可降解塑料。假若有些凶险,正是明日街头少故人!”李定闻言,大怒道:“你这厮惫懒!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么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张稍道:“我永世也不得翻江。嘿嘿,继续,不要停。来只稳健的中线股!。”袭人笑道:“太太别生气,我就说了。”龙王道:“可怜,我这里怎么得个宝贝?比不得那江河淮济的龙王,飞腾变化,便有宝贝。警惕补涨龙吃肉没份,吃锤一直有!。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