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企2020年股权变更录:发生51起涉35家公司 股东“门槛”提高_中华企业,麒盛科技,

《险企2020年股权变更录:发生51起涉35家公司 股东“门槛”提高_中华企业,麒盛科技,》
中华企业,麒盛科技,股权,门槛

  2020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保险业在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稳妥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同时,继续保持稳健运行良好态势。

  而保险业公司治理,始终是银保监会高度重视和严监管的重要领域之一。保险公司股权变动也历来是市场关注焦点。

  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信息统计,2020年35家保险公司累计发生51次股权变动,其中27次股权变动带来38家新晋股东。另外,2020年股权变动仍集中于中小型保险公司,而发生过股权变动的大型保险公司仅有6家。此外,就交易股权比例来说,股权变动则集中于小股权,股权比例变动超过10%以上的交易较少。

  在鼓励社会资本参与保险机构优化股东结构的同时,银保监会也指出,加强股东资质和入股资金审查。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鑫安汽车保险的一家拟入股股东就因不符合股东资质要求而被禁入。

  针对股权变动集中于中小保险公司的部分小股权,业内专家从股权结构稳定性、财务投资、以及交易难易程度等方面对中国网财经记者作出分析。此外,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和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员朱俊生表示,总体来看,保险业股权对市场来说比较具有吸引力。尽管目前很多保险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但依旧可以比较不错的价格进行股权转让。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还表示,保险公司的股权是否“值钱”,也取决于经营情况。

  中小险企股权变动较为频繁 4家发生股东实质变更

  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信息统计显示,2020年中小型保险公司的股权变动较为频繁,为29家,占比接近83%。

  而中小保险公司的股权变动中,以小股东变动较为集中。有部分中小型保险公司2020年陆续发生2-3次股权变动。具体来看,鑫安汽车保险、泰山财险均发生3次股权变更。恒邦财险、史带财险、永安财险均发生2次股权变更。

  为何股权变动集中于中小保险公司?朱俊生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大型保险公司体量较大,股权结构相对来讲比较稳定,一般不会有较大的变动。徐昱琛则表示,大型保险公司股权价值较大,股权转让、变更会更加谨慎;且资金需求大,可以参与的资本较少。

  另外,在有股权变动比例披露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仅有13次股权变动的比例超过10%。

  对此,朱俊生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表示,对中小保险公司持股较高的股东,通常属于战略投资,更愿意长期持有。而对持股比例较低的股东来说,仅是财务投资。当该财务投资者的战略发生变化、需要资金等情况下,就会比较容易地去考虑出让所持股权。

  徐昱琛则从成交难易程度角度分析,他表示,股权比例较小,价值则相对较小且容易成交。股权比例较大,审批程序更为复杂。同时,或许涉及股东控制权的改变,更需谨慎。

  而上述股权变动比例超过10%的交易中,幸福人寿、东海航运保险以及汇丰人寿、招商信诺人寿的股东结构发生实质变更。

  幸福人寿股权变更受到市场的诸多关注。2020年7月20日,幸福人寿披露,原控股股东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份有限公司将其所持有的50.995%股权转让至诚泰财险和东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二者分别持股30%和20.995%。

  据东海航运保险2020年2月28日披露,原控股股东人保财险将全部所持40%股权转让至新股东宁波市金江投资有限公司30%,转让给原股东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转让后,宁波市金江投资有限公司、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东海航运保险30%股权,并列为第一大股东。对于此次股权转让,市场猜测与人保财险欲整合旗下亏损公司有关。

  随着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加大,外资险企股东也加大了在中国的业务布局。2020年5月11日,汇丰人寿披露,原股东国民信托将所持50%股权全部转让给另一股东汇丰保险(亚洲),转让完成后,汇丰人寿转变为全资外资保险公司。

  而招商信诺人寿方面则是控股股东集团内股权转移。据招商信诺人寿2020年6月17日披露,原股东信诺北美人寿将所持50%股权全部转让给新股东信诺健康人寿。

  社会资本入股热情仍高严惩股东违规行为

  从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信息来看,社会资本对于保险业的入股热情仍然较高。2020年,共有38家新晋股东进入保险业。

  其中,有些新股东入股后,将实现产业链协同而投资入股。例如,合众财险2020年12月30日披露,合众人寿将33.33%股权转让至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前者持股比例由99.5%降至66.17%,后者则成为合众财险第二大股东。

  又如,中煤财险2020年1月13日披露,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增资3.2064亿元,从而成为其新晋股东,持股26.23%,成为中煤财险第二大股东。据天眼查显示,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钢材、生铁、矿石等。

  另外,有些社会资本因看好保险业发展前景而进入保险业。例如,偿付能力屡次跌破监管红线的中法人寿2020年终于获得增资。据中法人寿2020年11月13日披露,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至30亿元。除原大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7.9亿元之外,新晋股东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出资9亿元,贵州贵星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出资2.1亿元。增资后,鸿商控股持股33%,宁德时代和青山控股持股30%,贵州汽车持股7%。

  针对保险公司股权对市场的吸引力,朱俊生表示,保险业股权对市场来说比较有吸引力。保险业是金融业的一部分,牌照管制背后有很多政策红利和溢价。尽管目前很多保险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但依旧可以比较不错的价格进行股权转让。

  徐昱琛表示,首先,设立保险机构的审批越来越严格,不易获得,目前市场上的保险牌照还是比较稀缺,保险牌照价值比较高,有一定的吸引力。其次,保险公司的股权是否“值钱”,也取决于经营情况。例如,短期险经营较好的公司,相对获得收益周期短,比较容易获得资本青睐。

  在鼓励社会资本进入行业的同时,银保监会对股东资质、行为等的审查也毫不“手软”。2020年7月,银保监会首次公开银行保险机构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针对如何进一步加强股东股权管理,银保监会表示,总体上坚持“两个不变”。一是坚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机构改革、优化股东结构的积极取向不变。二是坚持严惩股东违法违规行为、规范公司治理的高压态势不变。

  从股权变更公告来看,2020年鑫安汽车保险一笔股权转让事宜便因股东资质不符合要求而被叫停后再次转让。

  此外,上海人寿历时两年的违规股权清退事宜于2020年也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上海人寿2020年4月8日披露,27.5%违规股权由其第一大股东览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持12.8%股权,其余14.7%股权由三家新晋股东吸收。

  朱俊生表示,2019年《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发布之后,保险公司股东的门槛有所提高。部分公司获得新股东并不容易,当前部分公司现存的股东也有不符合规定的,未来根据监管要求做出调整的股权变动也会比较多。

  在银保监会2021年工作会议中,监管也指出加强股东穿透审查,依法规范大股东行为,持续清理违法违规股东,建立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常态化公开披露机制。

  外资身影频现 2021年稳步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

  2019年12月6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进一步放宽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东持股比例至51%;并为2020年全面取消外方股比限制预留制度空间。

  如前所述,在政策的利好下,外资加大了对中国投资的步伐。在此背景下,2020年保险业的股权变动中外资频现。除汇丰人寿转变为外资全资保险公司之外,泰山财险也出现外资身影,而史带财险、瑞再企商、汉诺威再保险上海分公司也获得外资股东注资。

  据泰山财险2020年6月9日披露,安顾财险股份有限公司对其增资8.82亿元,成为其新晋股东,持股近24.9%,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除此之外,史带财险大股东史带补偿及责任保险公司2020年内两次接盘其他中资小股东所持股份,进一步提升股权集中度。

  而瑞再企商的外资全资股东瑞再国际财产保险出资1亿元,增加注册资本金;汉诺威再保险上海分公司的外资全资股东也出资15.6亿元,增加注册资本金。

  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近年来银保监会的重点工作之一。在银保监会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中指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快已出台政策落地见效。而在银保监会2021年工作会议中,也指出稳步推进银行业保险业高水平对外开放。

      可转债新规后可转债将进入常态化炒作。。凡事学过就会,凡事没有学就不会,珍藏版。这股为什么走妖?!——赵老哥。上证量能预判。故此不识进退,惊动龙颜。夜住晓行。短线擒牛股,一起操作!。”周瑞家的道:“亲家太太别这么说呢。我知道宝姑娘是天天跟着大奶奶的,怎么说不知! “这宝蟾见问得紧,又不好胡赖,只得说道:“奶奶自己每每带回家去,我管得么。 “众人便说:“好个亲家太太!哄着拿姑娘的东西,哄完了叫他寻死来讹我们。好罢了,回来相验便是这么说。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