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板”追债1.5亿背后:金冠电气股东资本迷局隐现_天晟新材,603901,

《被“叫板”追债1.5亿背后:金冠电气股东资本迷局隐现_天晟新材,603901,》
天晟新材,603901,追债,金冠

    四川宏丰吉出借的对象是深圳景华荣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这家公司的历史股东没有席春迎,只有一位叫席鹏宇的人,尚无法获悉二者是否存在关联。而四川宏丰吉在微博中展示的借款文件,没有能明确指向席春迎的信息。

  近日,一家名为四川宏丰吉的公司在微博上晒出数张借款证明,直指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鼎汇通的实控人席春迎拖欠1.5亿元债款长达5年。目前,四川宏丰吉已就此事向证监会及上交所发起举报。

  四川宏丰吉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宏丰吉”)在微博爆料的目的在于追讨欠款。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四川宏丰吉成立于2015年8月21 日,主营计算机软硬件研发、房屋经纪、房地产开发、电子产品、矿产品(国家有专项规定的除外)、建筑材料等业务。

  就此事件后续,四川宏丰吉在1月28日晚上回应《投资者网》称,为了保护我们作为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另一方面也是担心金冠电气作为上市公司信披不实,可能会损害广大股民的利益,我们今日已向证监会和上交所发起举报”。

  就具体诉求,四川宏丰吉回应《投资者网》称,希望席春迎尽快还款,或者至少恢复联系,商量具体的还款计划;在借款本息全部还清之前,金冠电气公开说明席春迎是公司的实控人,如实披露樊崇、何耀彬等人帮他代持股权的情况,同时,将这些股权办理股权质押手续,质押给债权人宏丰吉,作为还款的保障措施;监管部门追究相关人员信披违规的责任。

  对于上述事件,同处舆论中心的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冠电气”)拟如何看待?《投资者网》致函向金冠电气求证,未获回复。

  发布微博追缴欠款

  四川宏丰吉在微博上表示,“河南大学教授、现首控集团(01269.HK)执行董事、拟上市公司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席春迎欠我公司1.5亿元债款,多年未还。”对于借款形式及用途,四川宏丰吉回应《投资者网》称,“借款形式是公对公,当年席春迎借款对我们所说是用于资本运作。”

  据四川宏丰吉在微博上出具的相关文件,席春迎曾于2015年10月14日向四川宏丰吉借款1.5亿元,而四川宏丰吉在2015年11月14日向席春迎指定的深圳景华荣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华荣翔”)账户汇款1.5亿元。而后,四川宏丰吉因席春迎经营的首控集团被申请清算,开始对席春迎之前的借款行为及偿债能力产生怀疑,遂在2020年7月7日委托黄嘉锡律师事务所向席春迎发送《催款函》,但在之后的6个多月的时间里,席春迎没有作出任何回复,包括电话、信息、邮件等也都联系不上。四川宏丰吉对《投资者网》表示,“对席春迎的失联颇感意外。席春迎从2020年7月份以来就不接电话、不回邮件,包括律师函也不回,可以说,我们各种联系的方法都失效了。”

  四川宏丰吉在与席春迎多番沟通未得到相应回复的前提下,开通官方微博,希望通过公开平台对席春迎不归还债款的行为进行曝光,同时四川宏丰也在同步通过法律渠道进行申诉来维护正当权益。

  在该条微博发布并引发关注后,河南大学官方微博在当日下午发布回应,“经核查我校人事系统库、编制库、工资库,未查找到席春迎有关信息,非我校正式工作人员。”与席春迎存在关联的首控集团及金冠电气还未作出回应。

  基于信任出借款项?

  在此事件中,《投资者网》发现其中存在一些值得琢磨的地方。四川宏丰吉于2015年8月才成立,在两个月后便决定出借1.5亿元,当年四川宏丰吉出借这笔款项是基于什么必要理由?

  对此,四川宏丰吉回应《投资者网》,“因公司关联方与席春迎及其关联方还有其他方面的合作,比如后来通过创越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又借给席春迎3.4亿港元,故双方的合作是长期的、全面的,借款是基于双方的信任基础。”

  另外,四川宏丰吉还对《投资者网》表示,之所以出借款项的另一原因,便是看中席春迎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在香港、国内都有投资布局,是资本市场的知名人士。借款时他给我们介绍过他在香港、内地投资、控制一些企业的情况,我们据之做过一些背景调查,大方向上基本对得上,所以也没有及时采取股权质押或其他保全措施,导致发生今天的状况。”

  另外,四川宏丰吉出借的对象是深圳景华荣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这家公司的历史股东没有席春迎,只有一位叫席鹏宇的人,尚无法获悉二者是否存在关联。而四川宏丰吉在微博中展示的借款文件,没有能明确指向席春迎的信息。对此疑问,四川宏丰吉回应《投资者网》称,“基于我们与席春迎沟通的情况,结合律师的咨询意见,我们只认席春迎,至于他指定哪个公司账户收款,这是他与深圳景华荣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事情,我们追债,也是针对席春迎的。签名和指印已足以证明借款是席春迎的意思,真实发生;作为香港首控集团董事长,席春迎在公开披露文件上的签名与本次借条的签名一致。必要时,我们会补充公证。综上,这笔借款由席春迎提出、承借、支配使用并承担偿还义务,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席春迎及相关企业尚未对上述情况进行回应。

  被“追债”对象关联两家公司

  四川宏丰吉追债的对象席春迎,近段时间频频见诸媒体。席春迎除了是首控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外,还是准上市公司金冠电气持股11.31%的第三大股东深圳市鼎汇通实业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此前,金冠电气还因席春迎与实控人樊崇涉股份代持行为被重点关注,致使IPO被临门叫停,这也让金冠电气成为2020年科创板第六家被暂缓审议的企业。

  据悉,2014年4月25日,樊崇以承接金冠有限9706.9万元的债务为对价,从Wilson Sea(席春迎)实际控制的华星国际和合协创投分别受让发行人56.67%和6.66%(合计63.33%)股权。双方根据金冠有限当时的净资产情况,整体约1.53亿价值协商确定对价。其后,樊崇和万崇嘉铭以金冠有限2016年度股东分红款1357万元、以2017年12月转让金冠有限0.81%股权给中创信和德瑞恒通获得的1012.5万元,以及以转让金冠有限4.87%股权给青岛光控6075万元的价格,偿还所承接的上述9706.9万元的债务。

  对此,科创板上市委要求金冠电气结合2017年12月股权转让估值的确认方法和依据,进一步说明上述承债时点按照1.53亿价值确定股权转让对价的公允性以及上述9706.9万元承债安排的真实性;樊崇是否实际上一直代Wilson Sea持有发行人股份,保荐代表人需要发表明确意见。

  目前,首控集团在席春迎的经营下,股价从最高7.860港元/股跌至目前的0.120港元/股,且面临清盘危机。与席春迎存在千丝万缕关系的金冠电气则显示出流动性下滑的问题。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期内分别营收5.1亿元、5.1亿元、5亿元,净利润则波动下滑,同期分别为7389万元、4612万元、6414万元。

  公司的应收账款也在逐年增长,2017年-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7亿元、3.7亿元、3.9亿元,分别占当期营收比重的53%、73%和77%。

  期内,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 1.27 倍、1.37 倍、1.61 倍及 1.79 倍,低于同期同行均值1.80倍、1.81倍、1.83倍、1.86倍, 速动比率分别为1.11倍、1.17倍、1.45倍及1.57倍,低于同期同行均值1.46 倍、1.49倍、1.58倍、1.68倍;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36%、 64.99%、53.69%及 48.79%,高于同期同行均值45.13% 、45.20% 、43.79% 、42.35%。

  席春迎与樊崇的亲密关系

  席春迎与樊崇的关系有多亲密?除了席春迎是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的实控人外,席春迎的亲属、校友均渗透进了金冠电气的董事会中。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2018 年初,金冠有限董事会成员为樊崇、徐学亭、贾娜、畅巨顺、何耀彬、杜晓堂。其中,据首控集团2019年年报,何耀彬为上市公司副行政总裁,席春迎是何耀彬舅父。杜晓堂则为上市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兼审核委员会及薪酬委员会成员,并与席春迎还同为河南大学、复旦大学校友,并均在相近年份于河南大学任教。

  据首控集团在2019年7月19日发布的《董事及董事委员会成员变动》,杜晓堂时年45岁,于1996年在河南大学获得教育学学士学位,于2002年6月在河南大学获得法学硕士学位,于2005年6月在复旦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另外,杜晓堂于1996年7月至2002年6月期间在河南大学任职教师。而这些时间线均与席春迎的履历有所重合。据首控集团2019年年报,席春迎在1996年取得河南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并分别于1992年及1995年取得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博士学位,在1995年获河南大学委任为教授。

  席春迎及其亲属、校友除了在金冠电气的董事会成员中存在关联外,《投资者网》查询企查查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还发现,樊崇与席春迎及席春迎亲属还在深圳华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华信”)、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中(以下简称“南阳普康”)存在关联。

  据企查查信息,深圳华信成立于2012年2月23日,经营范围包括受托管理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管理、投资咨询。樊崇、王辉、何耀彬均出现在这家公司的历史股东名单中。据首控集团2019年年报,王辉为首控集团财务总监,席春迎是王辉姐夫。

  另外,樊崇与席春迎在南阳普康中亦存在关联。据企查查,南阳普康成立于2008年,是河南省生物工程及新医药行业重点支持企业,已形成了抗生素、生物生化药、制剂等三大系列为一体的GMP标准生产基地,隶属于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目前南阳普康的股东为铭宜有限公司及新康(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康”)。而樊崇曾出现在南阳普康的高级管理人员名单中。

  据《投资者网》掌握的一份有关新康的注册文件显示,2013年新康发行的股份数目为5500万股,其中,一家名为“Midland Biopharm Ltd”的公司持有新康全部股份。而据金冠电气招股书,Midland Biopharm Ltd 是Intervantage Enterprises Limited持股100%的公司,而Wilson Sea(席春迎英文名)持有Intervantage Enterprises Limited100%股权。

      妖龙战法悟道帖。若是相近雷音不远路,我们好整肃端严见世尊。”说着,早已合算了,共凑了一百五十两有余。贾母道:“一日戏酒用不了。鬓发蓬松飘耳上,胡须飞舞绕腮旁。我这样能专职炒股吗?。股民都是自欺欺人的人。。”众人也并无言语。只说这晚人客来往不绝,幸得几个内亲照应。家下人等见凤姐不在,也有偷闲歇力的,乱乱吵吵,已闹的七颠八倒,不成事体了。到二更多天远客去后,便预备辞灵。孝幕内的女眷大家都哭了一阵。只见鸳鸯已哭的昏晕过去了,大家扶住捶闹了一阵才醒过来, 便说”老太太疼我一场我跟了去”的话。众人都打谅人到悲哭俱有这些言语,也不理会。 到了辞灵之时,上上下下也有百十余人,只鸳鸯不在。众人忙乱之时,谁去捡点。到了琥珀等一干的人哭奠之时,却不见鸳鸯,想来是他哭乏了,暂在别处歇着,也不言语。辞灵以后,外头贾政叫了贾琏问明送殡的事,便商量着派人看家。贾琏回说:“上人里头派了芸儿在家照应,不必送殡,下人里头派了林之孝的一家子照应拆棚等事。但不知里头派谁看家?”贾政道:“听见你母亲说是你媳妇病了不能去,就叫他在家的。你珍大嫂子又说你媳妇病得利害,还叫四丫头陪着,带领了几个丫头婆子照看上屋里才好。 “贾琏听了,心想:“珍大嫂子与四丫头两个不合,所以撺掇着不叫他去,若是上头就是他照应,也是不中用的。我们那一个又病着,也难照应。挨套,准备清仓!。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